苑子 / yumori
稱呼隨意
HQ!!✧₊ 兔赤、黑研、瀨見白
噗浪✧₊ miku0028
若是能留言我也會很開心的(*´д`*)

#2016回顧

結果今年也寫了不少,好險有把12個月填完

然後正好過100粉了,謝謝大家。


另外明年因為準備考試的關係,產量會銳減;這邊也會暫時停止活動,還請多多包涵(退粉隨意)。
預計年尾還有一篇兔赤能發,總之明年也請多多指教~

兔赤│滯空時間【赤葦京治生日賀文】

赤葦生日快樂!


稍微有點私設成分,每天都會跟赤葦告白一次的木兔學長。


(推薦BGM:ウソツキ - 一生分のラブレター) 


◆◇◆


名為喜歡的詞彙的份量到底有多重,到底要多麼喜歡才能說出喜歡這兩個字;喜歡說出口後成了告白,告白之後又該怎麼定義對方是否同樣喜歡自己。

這些他都不曾考慮過。


要說幾百次喜歡對方才會接受他的心意,他願意花好多好多時間去告白、去訴說他有多麼喜歡看到對方笑的時候,用一生去等待某一天赤葦京治跟他說他也喜歡他的日子到來。


*


「赤葦早安!」


「早安、木兔學長。」

他們並肩走在前往部室的路上,幾乎是天色微...

兔赤|燈火闌珊

赤葦京治生日倒數04天。


◆◇◆


「木兔學長、你要帶我去哪啊...?」


「好啦好啦赤葦跟著我走就對了!」木兔位於自己前方的不遠處,一手拉著他的手一個勁地往前走去;木兔沒有說他要帶他去哪,一個字都沒有——不曉得是真想給他驚喜還是學聰明了——這次是真的連支字片語也不肯透露。


可赤葦京治覺得去哪都無所謂。


只要是跟木兔光太郎一起,彷彿連天涯海角也變得不那麼虛無飄渺。


*


摸索著記憶中他們曾一同步上的階梯,儘管他認為他的記憶並沒有可靠到足以踏著確實的腳步向前,他仍是選擇埋頭往前走。無論過了多少歲月又或者多少個年頭,赤葦忍不住想,他終究是會回到這個地方來...

瀨見白│Deep in Your Eyes

時間線約在連載218(宫城縣強化合宿)

瀨見畢業之後回來找學弟打排球的小故事。


◆◇◆

「你眼底那些無處可去的。」

◆◇◆


「英太——你是不是看賢二郎看過頭了啊?」



「啊?噢、有嗎?」瀨見隨意地答應幾句,壓根是沒察覺到天童的問題含了幾分調侃的意味。


視線牢牢地盯在球場上來回跑動的他們家的二傳手身上,距離天童出聲提醒他已經過了十分鐘,瀨見仍然像是移開一寸也覺得不捨,彷彿要忘了眨眼似的。不斷追逐而不停歇,眼底全是無處可去的喜歡,抑或是無處宣洩的熾熱。


我會成為最光芒內斂的二傳,白布承諾過。那是白布的目標,當時他在,所有白鳥澤正選也幾乎都在。

可在瀨...

瀨見白│ただいま、おかえり

私設但沒有同居的瀨見白。

時間設定是大二的瀨見和大一的白布、真的沒有同居。(但快了)


◆◇◆


花了點時間把多人電車帶給他的黏膩感洗去,白布把自己塞在瀨見特地挑選過、比起一人座又大了些的沙發裡。他沒有告知對方今天的到來,想當然爾對方會晚歸也在他預料之中。他知道只要一通電話瀨見英太就會回來見他,倒不如說要是知道他要來他根本就不會赴約——那是在他們剛交往沒多久的時候。

他曾經不經意地提過明天要不要一起去哪晃晃,瀨見應了聲好後沒了下文。白布也不過隨口說說,而且他記得對方明天有個聚會,而當瀨見當著他的面前推掉明天的聚會一臉正經地問他「想去哪?」,白布硬是沒忍住吐槽他一句。


「前...

September .

#木兔光太郎2016生誕祭

先踩個線之後一定會寫完的…!

*

沿著向下的階梯緩步行走,他們漫步在沒有一顆星子的夜空底下。

早秋微涼的風徐徐吹來,他像鳥兒展翅似的張開了雙手。

「木兔學長、」

「——我們、去旅行吧」

*

赤葦京治的想法有時比他還要更不按常理出牌。

例如這次的旅行也是,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對方就約了清晨五點出發,問了要去哪裡得到的回覆是「去哪都好」。
他笑著對赤葦京治說好,像是不曾考慮過話語中的真實性,而他也不需要過問什麼。
光是赤葦京葦將木兔光太郎的陪同和意願視為理所當然就已經是件多麼令人喜悅的事了啊。

赤葦京治身旁有木兔光太郎,就好似魚生活在水裡那樣稀鬆平常的事情...

Simple Love

「赤葦君,你再好好想想要不要專心於升學吧。」

「是,謝謝老師。」

進路相談了多少次,這不就明擺著要他把排球跟升學二選一了不是嗎。

部活和課業兩者對他而言都是同等重要的事物,前者是他鍾愛且必須守護的;後者就是伴隨著他選擇的機會成本了。
——選擇去木兔所在的東京排球強校的話。
他沒有木兔光太郎的身體素質和與身俱來就能被排球愛戴的資質,他的舉球也並非夜空中最閃耀的六等星那樣的存在,體育推甄排個五十輪也許都不會輪到他。

僅剩的唯一一個機會只有考試入學。赤葦自認成績也不是說差到哪去,為了減輕報考梟谷學園的經濟負擔獎學金是必要的,進了排球隊後獎學金更是一次也沒有缺漏地拿了兩年...

兔赤|同じ夏は二度と来ない。

ICE3發布兔赤無料全文公開

*

  外頭還下著雨,一陣很大的雨。

  大概是午後雷陣雨吧。

  赤葦從體育館溜了出來,一個人坐在水泥階梯上。他不應該溜出來的。怎麼說他都是梟谷排球隊的隊長。

  不會再有人笑著包容他的任性妄為——儘管那種時候少之又少——再一邊碎唸一邊用力地揉亂他的頭髮。

  烏雲積累成好厚一層,水氣一點一滴滲進空氣,他沒多想就逃了出來,從悶熱又黏膩的體育館裡。漫無目的地繞了幾圈,最後像是逃離什麼似地奔跑起來。

  於是把自己放置在一個,離練習場地稍遠卻還是屬於梟谷學園校區的角落。

  他嗅到空氣裡有著雨的味道,像是放了太久的溼木頭,又像是棄置好長一段時間沒清掃...


啊...不知不覺就50粉了非常感謝...。゚(゚´Д`゚)゚。
謝謝大家的支持於是開個點文,若是不介意我的拙劣文筆的話還麻煩...手下留情(´;ω;`)

作品只要曾經寫過的都可以,CP不限!

之後也請多多指教!

兔赤│What I Really Want

*


28比30。

深藍色圓珠筆的筆尖輕輕地劃過A4白紙,墨水在紙面遊走,赤葦的字一向不拖泥帶水,工整、具有美感,很有赤葦的特色。
木兔光太郎說過,他很喜歡他的字。

更喜歡寫出字的那雙手。

思緒跑遠了。

情緒和思緒跟著那些困擾著他許久的煩躁手牽手離家出走,赤葦心不在焉地開始在部活日誌上寫寫畫畫,寫著寫著他便停下書寫的動作,回想起那些比賽的細節。

沒能救到的那顆球、好不容易突破對方攔網的關鍵一球、被打手出界的那顆球、他全都記得。
他托出去的每一球在哪一個落點、哪一個位置落下。

而今天他終於不用再待在這個充滿違和感的部室裡了。赤葦用力地吸了口氣,然後像是要把長久以來累積的疲勞和著氧氣跟二氧化碳都一併吐出似的,...

©群青日和
Powered by LOFTER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