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兔赤|東京の空は星が見えません。(一)

CWT46 首販《東京の空は星が見えません。》試閱

原作向兔赤。


◆◇◆

木兔光太郎最近對於騎腳踏車異常狂熱。齒輪轉動藉著鏈條帶動輪胎開始向前,連續踩了幾次踏板之後風迎面拂來而心曠神怡,轉啊轉地,到了赤葦京治身後自動減速,然後停止。

「赤葦!」他總習慣先喊出聲,喜歡看對方回過頭時跟著晃動、向上揚起的髮尾,然後在視線筆直地交會時送上木兔光太郎的招牌笑容;而赤葦被喚住的同時也會停下腳步,等木兔從腳踏車上下來後並肩而行。


「木兔學長、早安。」今天也帶著滿滿的睡意啊──木兔忍不住想,但晨練的時候又會變得異常有精神,偶爾也會聽見赤葦很大聲的喊他,記得白福之前說這是什麼來著?

「嗯…反差萌?」


一大早就在說什麼啊這個人。對於作為冷不防地被說了疑似性騷擾的發言的對象,赤葦選擇了忽視,一是不自覺自己說出口,不然就是根本不曉得單詞的意思,木兔的話不是前者就是後者。

「木兔學長最近都騎自行車上學呢,明明家裡很近?」

「那個啊──」他像是猛然想起什麼似地,稍作停頓才接著說,「不覺得騎著腳踏車在下坡衝刺啊、後座載喜歡的人之類的很青春嗎!」

「……我覺得只有學長會那麼覺得。」一如往常的冷淡對應,對木兔的抱怨充而不聞,而在東聊西扯地進行毫無意義的對話時竟也到了社辦門前。
跟木兔在一起久了搞得赤葦京治時常對時間流逝的速度產生疑問,只要是有這個人在身旁的時候,便好似錯置在錯誤的時空,回過神來心裡那透明的沙漏早已來來回回轉了好幾次。光芒偶爾如金沙般灑落,落在虹膜太過刺眼,他忍不住伸手擋了擋光。轉瞬之間就是一年過去。


而且原來有喜歡的人嗎?那個腦袋只有排球的排球笨蛋木兔光太郎?


絲毫沒有察覺自己的想法多麼失禮,在他的印象中,木兔光太郎這個單字幾乎從沒跟戀愛搭上邊過──可也不能說是完全沒有。以排球隊主將的身份,木兔在賽場上的活躍自然是有目共睹,獲得的關注也不止於賽場上的尖叫聲,就算沒有直擊過告白現場也看過女孩子送情書,可再進一步的他實在想像不出來。

譬如說,如果木兔光太郎跟誰交往之類的。

手搭在門把上遲遲不動作,赤葦呆愣在門前的模樣著實有些滑稽,明顯思索著什麼而微微蹙起的眉引來木兔的關注。望向對方的瞬間他便笑出了聲,木兔心想,那是什麼臉啊,有股衝動湧上心頭想撫平那快要靠攏在一塊的眉,事實上,他差點就要那麼做了──就差那麼一點。

在碰上臉頰前停留了一會兒,僵直在半空中的手便挪到那顆墨色腦袋上,使勁地揉了揉,說:「赤葦?一大早就這樣是沒睡飽還是忘記寫作業怕被罵啊?」木兔嘻嘻笑著,推著人進到部室後果不其然的得到一句「又不是人人都像你會忘記寫作業」,分不清是誰暗暗地鬆了口氣。

空氣又不再如方才一般鼓噪,連同略為錯拍的心跳回歸到一貫的平穩。短暫的沉默提供給赤葦重新理過頭緒的時間,他決定暫且把原先的問題擱在一旁,輾轉選擇了另一個擦邊球的問題。

「木兔學長、」

「嗯?」

「真的是因為想載喜歡的人才騎車上學?」

「……沒有!我剛剛說我是想溜下坡!」


木兔的腳踏車狂熱接連持續了好幾天,身旁的人都詫異一個家就住在徒步十分鐘的人騎什麼腳踏車,更過分的接著猜以木兔三分鐘熱度的個性估計再過一週就膩了。

「我記得你以前不喜歡騎車上學啊?不是說什麼上鎖很麻煩嗎。」猿杙順口問了一句,一手撕開麵包的外包裝,午餐時間的排球部三年生大多聚在一塊,木兔連續幾天騎腳踏車上學的不尋常舉動自然也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你怎麼也跟赤葦問一樣的問題!」

「連赤葦都問就代表真的很可疑,」趁著木兔忙著講話的空隙夾走了對方的炸雞塊,木葉甩甩手上的筷子接著問,「快從實招來怎麼就突然想騎車上學了?」

「木葉你……!我就想騎腳踏車上學不行嗎?!」他看著什麼也不剩的便當盒簡直欲哭無淚,尤其木葉還笑笑地比了個勝利手勢,這張臉怎麼就那麼欠揍呢,木兔心想。

「那是最後一塊啊過分!」

「不要轉移話題,你想騎車總會有個原因吧。」

「因、因為很青春?」

「駁回,還有為什麼是問句啊!」其餘幾人哈哈大笑起來,最後仍是將其歸類在木兔的三分鐘熱度中的其中一項,心血來潮便沒事找事做,而他們接著又切換成下個話題。


這回答說的木兔自己都有些心虛,好在教室裡此起彼落的交談聲掩飾了他底氣不足的聲音──儘管聽起來依舊毫無說服力──畢竟這話要換成別人說他八成也不會信。

但是、但是啊。

三年級的教室在三樓,往窗外往下看便是中庭,午餐時間本就人多,數十個學生熙熙攘攘地佔據了中庭的一角。預備鐘響起時他不經意地往窗外一瞥,一抹熟悉的墨色恰好映入眼簾,而後又匆匆地逃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葉梢被染上黃色的落葉被風揚起後滾了幾圈,落在那人剛離去的地方。他仍是忍不住多停留了幾眼。



「……總不能說是因為想載你吧。」木兔用如同蚊子振翅般細小的音量嘀咕道。



要是現在他們視線交會的話,赤葦肯定就能發現木兔光太郎眼底有些藏不住的什麼,或是連隱藏都免去的赤裸。


可那也都是假設的事情罷了。



-

好久不見,一回來就是本子的試閱真是不好意思;;

之後會放正式的印調,再麻煩大家了!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