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珍果|Love Scenario

金碩珍 × 田柾國


同居設定 


*


金碩珍心情好的時候偶爾會揪他一起看影集。以前還很空閒的時候是,在準備回歸的期間或是休假也是,甚至在他們搬出去住後同樣如此。
但因為心情好才找他看影集,田柾國認為這也不過是金碩珍的說詞。

心情好的話就不會好幾次中途醒來都發現他在哭了。田柾國在應了金碩珍今晚的邀約後默默地想。


追完一季看到通宵是常有的事,再怎麼說他也比金碩珍年輕五歲——前提是那天他們看的是田柾國喜歡的類型——就幾次的結果來看,頭一個陣亡的大多是他。

在宿舍也有過不只他們兩個人看的時候。
神奇的是當在多人看同一部片的情況下,他就會是陪金碩珍到最後還醒著甚至還能聊上一些內容或是觀後感的人。喧鬧塵囂倏地陷入寂靜,強制切換成靜音模式的城市只剩他們還醒著,你一言我一語地講著無傷大雅的小事,不知不覺連呼吸都同步。


他也喜歡裹著毯子跟金碩珍一起看恐怖片。

沒有電視劇中尖叫然後躲進懷裡的戲碼,只有田柾國興致勃勃,而金碩珍似乎比起大螢幕更專注在吃。
不至於到閔玧其那般厭惡的程度,但金碩珍也並非是會想到電影院花錢看恐怖片的人,套句閔玧其說的話,那根本是花錢找罪受。

所以他只有在家才看。
當田柾國說想看的時候才看。

也不懂一個對恐怖片完全免疫的人看那個到底圖些什麼,說是看電影還不如是鑽研裡頭的拍攝手法或是一個勁地吐槽特效跟運鏡。

偏偏金碩珍也屬於容易受到驚嚇的類型,儘管試圖把心思專注在吃上,十次裡有三次還是會被突然爆音的音響嚇到一個措手不及,差點摔了手上捧著的零食。

田柾國會搶走其他零食笑得樂不可支,笑完就趴在他身上,彷彿他在看的不是恐怖片,是金碩珍主演的喜劇短片。

不是真的那麼喜歡看驚悚恐怖片,他在某次其他人討論『喜歡看恐怖片的人腦袋裏都裝些什麼』時否認道,卻沒說他只是喜歡看金碩珍嚇到的模樣,腦袋裏大概就只裝這些。


除了他們都喜歡的動作片,金碩珍對影集的喜好算是相對固定的。他偏好有點老派的感性片,通常從封面就能一眼看出是賺人熱淚的那種。某些時候看著看著太過入戲也會掉淚,淚滴輕掛眼角,似哭非哭的樣子。

那時初次見到那副模樣的田柾國嚇得一愣一愣,著急地問金碩珍說『哥你在哭嗎?』卻也沒得到回覆,他只好用力地握住他的手,好讓金碩珍知曉這裡還有他在。事後他小心翼翼地提起這件事,才發現金碩珍的哭有時候是不自覺的,本人既沒有太大的感覺,也不會對當時的回憶有太大印象。


 『哥?』
 沒有反應。


他仰頭看著,不禁讚嘆金碩珍不愧是他認為最好看的人,就連這種時候也帶著奇異的美感。幾次醒來都發現這一幕似乎常常上演,他伸手撫去眼角閃爍的淚光,輕輕地笑了笑,又倒回金碩珍懷裡躺好。
至此之後田柾國陪金碩珍看電影就很少睡了。

不會刻意去提醒金碩珍哭過的事,一起看電視的次數多了,他會悄悄地記下他會哭的日子。好像不是那麼頻繁,也沒有固定的週期,也不是每部看似感動的片都會哭,但至少頻率比較高,於是田柾國便養成了陪金碩珍一起看感性片時不睡覺的習慣。

邀約的人一向是金碩珍,影片內容的決定權又時常依他的心情而轉讓給田柾國。



「呀,今天給你挑吧。」


「哥自己上個月不是還嚷嚷著再也不讓我挑了嘛。」


「因為今天⋯⋯」「因為今天心情好,對吧?」

聽過上百次的說詞,也有不是說詞的時候呢,田柾國想。
知道金碩珍今天心情是真的不錯,他便挑了一齣金碩珍曾經客串演出過的電視劇,記得這齣戲當時出來時大家都在吵金碩珍是否真的要有緋聞了,結果人現在還不是在這,他有些得意地揚起嘴角。

金碩珍拋來一個眼神,眼睛咕嚕咕嚕地轉著問他笑什麼。

 「沒什麼呀。」田柾國笑得露出上排牙齒,搖搖頭說:「因為今天我也心情好嘛。」


 「⋯⋯呀!田柾國!」


「內?」


「這不是我之前演過的那個嗎?那個——」金碩珍猛地站起來望向他,直直望回來的目光使他被迫停頓了下才開口說:「就那個⋯⋯什麼來著⋯⋯」


「哪個?哥差點要傳緋聞的那個?」田柾國打趣地笑了笑,一臉平淡地說我知道啊。


「我以為你不看那種的?」


「嗯⋯⋯後來智旻哥推了很多V哥演的愛情劇給我,裡面也有這齣。」



 「⋯⋯你真的要看嗎?」金碩珍問他,不敢想像這到底是怎麼樣的公開處刑,就知道心情好的田柾國十之八九鬼點子特別多。


「看啊,為什麼不看?哥演得很好耶。」

 「⋯⋯靠,早知道我當初就不該叫你把電影院拆了。」金碩珍噘起嘴咒罵著。


「我聽到囉——」田柾國貌似是被這句話給逗笑了,一時之間止不住笑,惹得金碩珍只好拿爆米花堵住他的嘴。雖然喜歡是喜歡但這個時候笑只覺得欠打,金碩珍懊惱地想,他已經開始後悔今天發出邀約的自己了。

這部戲並不是一開始便有他的鏡頭,而是到中後期才出現的角色,前面的過渡就連田柾國自己看的也有些無聊,突然嘆了口氣。



 「怎麼了,不想看?」



 「我也喜歡哥啊。」



 「幹嘛突然說這個?」



 「就是在想——」田柾國指了指螢幕上出現的女人,悶悶地說:「想說我比那個女生更喜歡哥,所以要在一起也應該是選我吧。」


你哪是電視裡的女演員比得上的啊。金碩珍有些失笑,田柾國把頭埋在他的頸窩,吐出的溫熱氣息在鎖骨打轉蹭得他有點癢。

「呀,是你自己說要看的吧。」還起嫉妒心了不成,他推了推田柾國要他起來,那人只把頭埋得更深,充耳不聞。
我說你啊——金碩珍揉揉他的頭,語氣帶點無奈又有點好笑。不曉得過了多久,也許是十分鐘,又或許不到一分鐘,田柾國眷戀著他微燙的體溫慢吞吞地抬起頭來,對上視線的片刻像是要在滿是他的宇宙間迷失。




 「我不選你要選誰啊。」

 

他聽見金碩珍說,於是沒多想就湊上去吻他。

 


评论
热度 ( 28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