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駝雲|Look at the Sea

慶祝我們YDPP終於出道啦~


林煐岷 x 鄭世雲


-


他在新年間回了老家一趟。


拎著吉他悠悠晃晃,呼嘯越過連結兩個城市的隧道,於彎彎曲曲的巷弄遊走,帶著鹹味的海風擦過唇角。

打了招呼、去了市場、吃了午餐,他的釜山行與往常沒有什麼不同,而釜山似乎是一個變化幅度極為細微的地方。記憶中的事物就一直是腦海裡如出一徹的那樣,放聲高歌過的屋頂陽台、清晨五時的公車站牌、海鷗盤旋飛舞的燈塔。
和他看了十幾年的海。

潮起潮落,細沙或浪花,拾起年幼擱置青春;春去秋來,乘著海水迎面而來的青春是唯一變了模樣的事物。

好像有人問過他釜山人是不是都看海看到家常便飯,鄭世雲笑著搖搖頭沒說話。
林煐岷就不是啊,他小小聲地在心裡反駁,住在山上的釜山人。

沿著海走了一小段路,始終在最外圍的地方悠轉,走累了就在靠近堤防的地方停下來。倚著堤防哼起歌,實際上他離海岸線還有一段距離,太靠近海的話就會被浸濕,那可不行,鄭世雲眯著眼睛想,他身旁還有布丁在啊,碰水還得了。

釜山是好多人的故鄉。那麼多人裡頭,就正好是他的,也是林煐岷的。
相似之處彷彿用掉雙手還數不完,他離i開釜山後有了太多巧合,林煐岷便是其中最戲劇性的一個。他們——他們就像是本來就該在一起似的契合,但也可能是他的一廂情願罷了。鄭世雲想,林煐岷太溫柔,他的小動作在他眼裡看來都是可以被接受的,好像就因為他是特別的,而明明林煐岷似乎對誰都不會說出討厭。

手機在他恍神時響了好幾聲,他愣愣地接起後喊了聲喂。


「喂什麼喂,你怎麼還沒存我電話啊。」

「⋯⋯煐岷哥?真的?」

「當然是真的,」林煐岷沒好氣地笑了聲,透過手機傳過來顯得有點沙啞,又有點令人心癢。


你回去了嗎,林煐岷問他,依稀能聽見浪花拍打的聲音傳來。

是回來了。鄭世雲眨了眨眼,納悶著這哥都知道的事何必再問一次,沒過多久林煐岷問他在哪。


「⋯⋯哥也在釜山?」
「嗯。」


風吹得耳朵有點痛,他拉起帽兜把自己蓋著結結實實,縮成一團在堤防邊蹲下。通話仍在持續,林煐岷讓他繼續走幾步——反正也沒什麼好懷疑的——鄭世雲喔了聲聽話地走著,熟悉的格子襯衫被風吹得揚起一角,闖入他的視界。


「好啦,」電話裡傳來那人好聽的聲音,帶著甜甜的笑意,就在幾步遠的地方。


視線恍惚,思考停滯。

對上眼的剎那間耳朵突然又不再疼痛了。




「現在看著我吧。」


他說好。


只看著你的話,哪都不想去了。

评论
热度 ( 22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