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そらまふ|空中列車

電車就快來了吧,まふまふ想,電車駛過鐵軌的聲音一絲絲的傳入他的耳裡。

他的身旁站著そらる,如今他早已不會因為那彷彿能聽見心跳的距離而臉紅心跳,而是習以為常的以靠近そらる的那隻手輕輕勾著他的手指。


まふまふ偶爾會看著他的側臉發呆,想著他們倆的事,想著和そらる相處時的事,想著若是他能一直牽著他的手該有多好,或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


「痛痛痛そらるさん你幹什麼!」在そらる彈了まふまふ的額頭並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後,他終於忍不住爆出尖叫,而作為始作俑者的そらる只是眨眨眼,不反駁他所指責的一切反而還聳聳肩。


「你再發呆電車都要走了。」そらる的語氣太過平淡,加上他所說的也是事實,讓まふまふ連繼續抱怨的理由都沒有。

「……喔。」

大概,對他來說,そらる說的話只要進到他耳裡,那他就什麼都會聽。


月台前的警示燈開始閃爍,一閃一閃的看得まふまふ有點眼花。當他抬起手打算揉揉眼時,そらる一把抓住他的手然後搖了搖頭。

電車要來了啊,まふまふ喃喃著,下意識握緊そらる的手。他一步都不想離開そらる,就好似一離開水就會缺氧而死的魚一樣。

塵土因駛過鐵軌的風而掀起小小的龍捲風,聲音漸漸清晰,他知道那是電車快到站的前哨。不久,那陣聲音停了下來,取而代之是人們從不停歇的腳步聲。

まふまふ鬆開牽著そらる的手,轉過頭淺淺的勾起嘴角,向そらる揮了揮手。他一步併作兩步的跑上車,靠在門板旁,而後そらる對他說:「回家路上小心點啊你。」


まふまふ垂下眼眸,滿腦子都是そらる的身影,有個想法在他腦海裡不斷的膨脹,如果不那樣做的話那他回家一定整夜無法入眠,不自覺的握緊拳頭,他下定決心。

まふまふ知道そらる總是會目送著他離開。於是他深吸一口氣,頓了頓步子,在車門準備關上的剎那間跳下車,正好落在そらる的懷裡。


「まふまふ你這白痴!你知道這有多危險嗎!」そらる曉得まふまふ的行動偶爾會有些脫序,但從電車上跳下來這種事還是第一次,尤其是在まふまふ跳下來的當下他幾乎是衝上前去接住他。

這種事對心臟極度不好。因為他一度想到如果まふまふ出了什麼事那他該怎麼交代這種事。

「我知道啊……但我就是想跟そらるさん在一起嘛!」


「……你就為了這個理由跳車?如果出事了我要怎麼跟你父母交代?」


「是的對不起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まふまふ拽著そらる的大衣衣角,偏了偏頭說,「そらるさん要原諒我喔?」


他在跳下車的當下完全沒考慮到若是そらる沒有接住他該怎麼辦,只因他一心相信著他一定會來,才不顧後果的跳下去。


「……就這次,下不為例。」そらる用視線將まふまふ全身掃過一遍,看起來沒什麼大礙,只不過如果是內傷的話就看不出來了。


真的很會給他找麻煩,そらる不耐煩的拍了拍まふまふ的頭,嘴裡唸著一貫充滿攻擊性的話語。


「真的對不起……!」


「我知道,回家吧。」


他和他的手交纏在一起,彷彿再也不會放開一樣,踏在被雪舖滿的道路上,留下他們的足跡。夜色將他們融於城市的夜幕了,交互相映的是那飄落在地的雪白。


——就像是そらる和まふまふ的代表色呢。


2014.12.13


评论
热度 ( 24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