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兔赤|Count Four to Five



設定是沒有交往的兔赤。

◆◇◆

在某次自主練結束後,日向蹦蹦跳跳地跑到赤葦旁邊,問了一個問題讓一向反應淡薄的赤葦露出了難得的表情。

「那個、赤葦學長!可以問個問題嗎?」

「可以啊。」

「為什麼赤葦學長是副隊長啊?」日向在得到他的頷首之後問道。

誒?赤葦發出單音節的回答,這個問題還真是……嘴角勾起一個苦笑的弧度,他呢喃著,而後又輕輕笑了起來。

日向看赤葦笑起來的模樣怎樣就是不對勁,雙手慌張地上下揮動解釋說:「我是說、那個!像是我們跟音駒的正副隊長都是三年級吧?可是梟谷卻是二年級、覺得好厲害啊所以才…!我絕對沒有看低學長的意思!」

「冷靜下來、我知道你沒有那個意思,」赤葦的臉龐添了幾分柔和,下意識地抬起手拍了拍日向的頭。
他總是習慣對後輩多些包容,大概是照顧自家消沉狀態時的王牌的舉動成了習慣,就容易忍不住去關心後輩了吧。

「不過……副隊長啊──」


日向歪著頭等待他的下文,如果是漫畫的話肯定是身旁浮出了好幾個問號吧,他有些出神地想著,讓人忍不住想要吊他胃口啊。
像是憶起某些有趣的往事,赤葦的眼睛瞇成一線,短暫的思考後他開口說:「──也許是多虧了木兔學長呢。」

眼底盡是藏也藏不住的滿滿笑意,就是連日向也能看出來,赤葦京治現在心情有多好。

◆◇◆

那件事情發生在他升上高二的第五個禮拜。

外頭粉嫩的花瓣隨風飄揚,靠窗位置灑下的暖陽令人昏昏欲睡。
因為體育館的定期檢查,今天所有社團活動暫停,一向自律的他難得打算放自己一天假。跟木兔學長的自主練也要暫停了啊,赤葦小聲地說著。這麼說起來他今天一整天都沒碰到球,自然更不會碰見和自己差了一個學級的木兔了。

之前這種感覺有這麼強烈嗎?

「赤葦!」

赤葦眨了眨眼,不自覺地抬起手作出托球的姿勢。腦袋似乎延遲了幾秒,不、大概是瞬間黑屏了吧,他想,不然怎麼回過神時,木兔會站在他面前呢。

「吵醒你了?」
像是絲毫沒有察覺到周圍的視線和隨著他的到來而躁動起來的空氣,木兔向他打了聲招呼後筆直地走向他的座位前方。

「誒…啊…沒有、我沒睡著……」木兔拉開他前方的椅子反轉後坐下的動作太過一氣呵成,就像是已經重複做過無數次那樣子的,讓赤葦的回答隨著他的舉動而顯得有些笨拙。

「木兔學長、今天應該沒有自主練吧?怎麼、」

「我就在想赤葦一定會問我怎麼會在這裡啊——因為有一個我覺得赤葦一定會高興的事情,所以就馬上跑來告訴你了!」
跟木兔興致勃勃的表情成對比,赤葦的表情相對看起來十分困惑。只要興致一來就不顧旁人眼光做了再說,是木兔的優點也可以是壞習慣,周遭的人的困擾作為受害者之一的赤葦京治非常能體會。

他嘆了口氣,調整下姿勢後和往常一樣順著木兔的意回答,「那是什麼事?」

「從明天開始,赤葦就是副隊長了喔。」

「是嗎副隊長………副隊長?!」

木兔的語氣彷彿在說「今天天氣真好啊」一樣。

副隊長?我?選了個二年級生?
赤葦在腦中又複誦了一次方才木兔說的話,如同炸彈般的,那句話在腦袋裏徹底炸開了。

「啊、順帶一提我是隊長喔!超帥對吧!」

連木兔之後補充的話也充耳不聞,赤葦陷入了鮮少有的混亂當中,冷靜一向是赤葦京治的代名詞——這是他本人也承認的——也不曉得什麼時候成了必須維持的形象。
他抬起雙手遮住大半的臉,呼、呼、地來回吸了好幾口氣,又大口的呼出。呼吸逐漸平衡,他好不容易把自己亂了節奏的心跳平緩下來。

赤葦——?你在聽嗎?

他清脆的聲音在他的耳畔響起,抬起頭來正好對上木兔那雙閃爍著金色光芒的雙眼,跟貓頭鷹一樣。
他想這或許是視線交會的時候他總是忍不住多停留一點的原因。稍微留意到上方的時鐘,那八成是他第一次希望預備鈴能延遲一點。

「喔、嗯……但為什麼是我呢?」

「唔——因為我喜歡赤葦啊。」

「哈?」

「好啦好啦!我開玩笑的!是監督叫我自己選個副隊長出來的,還是說、你不想當?」

「不、不是這個意思……」

彷彿能看見木兔的消沉模式出現的前兆,赤葦搖搖頭,他把方才的混亂拋在腦後,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木兔——差不多該回去了……你又在糾纏赤葦?」

視線循著聲音一同被吸引,映入眼中的是靠在門板上,同樣一臉無奈地望著他們的木葉。
木兔啊了一聲從椅子上跳起來,順勢就接下木葉的話拌起嘴來,「木葉!才沒有、我今天是有正當理由的!」

「啊?所以平常真的是糾纏?」

「啊啊你真的是……!好了回去了!快點!」木兔大聲嚷嚷,推著還想多聊幾句的木葉後背前進,整個教室的溫度彷彿因為突然出現的三年級生跟著上升起來。

赤葦追上前去,跟在木兔身後,不理會後頭吱吱喳喳的閒言閒語,硬是把兩人都驅離二年級的教室。

「那麼,兩位請趕快回去上課吧。」

他向兩人點點頭代替告別,有木葉在他也就不太擔心,剩下的問題明天再問也可以,赤葦轉過身去,嘴邊漏出細不可聞的嘆息。

走出教室就不斷和木葉你來我往的鬥嘴,木兔在聽見他的嘆息才猛然回神,跨出一步抓住赤葦的手腕,他感覺他的身體似乎一瞬間僵硬。
然後他在木葉的調侃下鬆開手,欸嘿嘿地笑了笑,「放學後、到三年級來找我吧!吶、副隊長!」

那是難得的、木兔光太郎有些靦腆的笑容。




赤葦踩著階梯往上走去,啪躂啪躂地,身旁的人一個個都往下走,討論著回家的路上要去哪啊、最近哪裡開了一家新的可麗餅店喔,隨處可見的日常話題。
平常的這個時候他在幹什麼呢。

好想打排球啊,好想練習啊,好想托球給木兔學長啊。

對球的渴望不斷膨脹,一不注意就會作出托球的動作,每天每天的練習已經是他太過習以為常的日常。
他從制服口袋裡摸出一顆糖,喀哩喀哩地咬碎,清新的橘子味在他嘴裡迸發,甜味讓停止運轉的腦袋稍微清醒了一點。
赤葦獨自往和他人相反的方向走去,三年級的走廊有這麼寬啊,他低聲嘀咕著。
一整排的教室光亮都熄了差不多,唯獨一間仍是亮著柔和的燈光,那肯定是木兔的教室了吧。他把剩下的糖果胡亂地嚥下,手按在門把上卻遲遲沒有推開,他仔細聽著裡頭傳來的聲音。

木兔學長、木葉學長、小見學長、猿杙學長、還有鷲尾學長。

這不是現役三年級主力全到齊了嗎。
他大力地吸了口氣,推開了三年級教室的門。

「打擾了──」

「赤葦!你太慢了吧我還以為你不來了!」

「木兔學長小聲一點……啊、學長們下午好。」

「喔──」

三年級的學長偶爾興致一來也會跟著參一腳他和木兔的自主練習,除此之外的交集也僅僅只有見面時禮貌性的點頭示意而已。
運動社團特有的上下關係,他不討厭、卻也因為以前曾因上下關係而被欺負的緣故而稱不上喜歡,上下關係對赤葦來說就是這麼不上不下的存在。
但在木兔身上一點也看不見,或許是被影響了,赤葦覺得木兔周遭的人也有著和那個人一樣的溫和氣息。

「那個、副隊長到底是……?」
赤葦鼓起勇氣悄聲地開口詢問,只不過是一瞬間,所有人集中到他身上的視線就讓他想找個洞鑽進去。

「赤葦……」
「是?」

他們的後輩有這麼可愛嗎?!
三年級的開關大概不小心被打開了。

「木兔。你是不是都欺負赤葦?」

「哈?!怎麼可能!」

只要有一方開始大聲起來,木兔和木葉接著就會吵起來,這種不知道該說是關係好還是差的互動模式看在三年級眼裡已經是定番了,看在赤葦眼裡卻不這麼認為。他唰地地站起身,伸長雙手隔開了還想繼續吵的兩人。

「木兔學長、木葉學長,兩個人都請適可而止一點。」

要說赤葦現在的臉是什麼樣子的話,大概就是平常的臉再冷上十倍吧。

「是……」「對不起……」

能讓一向無法無天的木兔、甚至是輕浮的木葉,這兩個都比赤葦要年長的人一句話都不敢反抗,乖乖地回到座位上坐好,可見赤葦生氣時散發出的氣場有多令人顫慄,就算是三年級也難以駕馭的兩大麻煩,也只有赤葦能做到這種程度了。

「赤葦好可怕……」

「這兩個人總是這樣,給你添麻煩了吧赤葦。」

「欸?我才是受了學長很多照顧……木兔學長,到頭來副隊長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似是毫無察覺方才自己的舉動有多麼霸氣,愣是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的坐回位置上,順便把話題拉回正軌。

「赤葦─你就接受嘛─監督跟教練都說可以了!」


「就說了不是這個問題……不是還有很多三年級嗎?而且我才剛進入正選而已啊……」

「但是你看,三年級也都同意了喔!」

「我可沒辦法同時制住氣頭上的木兔跟木葉啊─」

「我也是我也是──」

「就──是這麼一回事。」木兔一臉自滿地說,三年級的默契好得就像串通好似的,五個人的視線齊齊落在他身上,搞得他有點莫名的害臊,「赤葦,你真的不當嗎?」
木兔睜著大大的眼睛盯著他看,頃刻間教室安靜地連呼吸的次數都能被細數,他們全都屏息以待等著他的回覆。

「……喂木葉,如果赤葦拒絕怎麼辦……」「你現在才想到嗎。」

「那個、……」他的聲音聽起來漂浮不定,也許還有那麼點底氣不足,赤葦用力地吸了一口氣,好像能把周遭的氧氣全部吸進去似的,當空氣整個充滿肺葉時,他知道他幾乎是用大喊的方式回答道:「作為副隊長還有很多不足之處、但是、以後也請學長多多指教!」

──喔!請多指教啦、副隊長!


後來他們才告訴他,「我們第一次聽到赤葦這麼大聲說話呢。」臉上的笑容盡是對自己的寵溺和愛戴,赤葦忍不住撇過頭去掩飾他蹭蹭蹭地上升的臉頰溫度,紅透的耳根卻早已出賣了他。

◆◇◆



「那時候真是被嚇了一跳呢。」就連記憶都鮮明的像昨天的事情一樣啊。

赤葦嘴邊仍是掛著一抹淺笑,日向聽完之後哇呀哇呀地叫出聲,眼睛一閃一閃的直直望著他,他彷彿從日向身上看見那個時候等著他的回覆時的木兔,都是那麼的純粹且澄淨。

「我覺得木兔學長一定是因為喜歡赤葦學長才選你當副隊長的喔,因為學長球又托的那麼好!」

「也許是呢。 不過那個人啊、只有樣子看起來是隊長啊,剩下的工作全都是我在做的喔?」赤葦瞥了一眼又開始大聲嚷嚷的木兔,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雖然會變成這樣有一半是他總是讓著木兔的關係。

所謂隊長啊,就是要在比賽的時候鼓舞大家、帶動全隊氣氛的人嘛。

木兔一臉得意地對他這麼說,只要忽略那是木兔第四次忘記繳交社團日誌的前提,一切就看起來是那麼的合乎情理。

那次以來,赤葦開始把隊長的工作跟自己的一起處理,那是不用寫在紙上,他也能牢牢記住的決意。
讓木兔全心全力地去作好全隊的精神支柱,盡情地去打他所喜歡的排球,儘管作他情緒起伏大的王牌,什麼都不用想。

他要替木兔開好前方所有的道路,不論何時。

「赤─葦──」

赤葦大略掃了下球場,果不其然木兔已經開始找他,也差不多要回去了,他算了算木兔找到他的時間,應該還能再說幾句話。

「日向。」

「欸、啊、是?!」

「剛剛那些要保密喔。尤其是木兔學長,要是知道了他一定會鬧彆扭的,可以麻煩你嗎?」

他想起木兔鬧起彆扭來的樣子好笑地笑出聲音,渾然不曉得自己珍貴的笑顏多麼具有殺傷力,連日向都有些看傻了眼,臉頰不爭氣地紅了起來。

「再不回去木兔學長可能真的要殺過來找我了呢。」

赤葦說,木兔嘹亮的聲音傳到兩人耳裡,音量還有逐漸變大的趨勢,短暫的停頓後他和日向不約而同笑出聲來。









「吶赤葦、你跟日向說了什麼?」

「嗯──?什麼也沒有喔。」

只不過是還沒能以對等的條件站在你身旁的我的事情罷了。

終わり

兔赤日快樂♡

20160405

评论 ( 8 )
热度 ( 71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