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敦芥敦|你是我萬中選一的幻覺

CP意味不明顯
噗浪點文

*

那是一次偶然。以機率來說可能是百分之一,極為難得的,他們碰巧遇上共同任務,他才得以進到中島敦的住處。
芥川龍之介在玄關佇足了一陣,外頭的月光淺淺地映照中島敦的側臉,他看著看著有些出神,好一會兒才捨得移開目光。
他的腳步聲在踏進玄關後便停止,中島敦察覺到了這點,疑惑地往後仰頭一看,視線剛好對上。

他們不約而同的撇過頭,中島敦在心裡啊了聲,猜想著芥川剛剛也許是在看他,只是也許而已。
沉默瀰漫在空氣,彷彿凝結成無言的冰塊,敦又看了芥川一眼,無可奈何地想著,若他再不開口說些什麼恐怕今晚也別睡了。

「……我也知道這裡比不上黑手黨的住處啦,不過你好歹別站在玄關行嗎?」

「……」

「你到底進來還是不進來?」

「……打擾了。」

芥川龍之介臉上仍是毫無表情,但中島敦沒好氣的聲線令他沒由來的感到心情很好,只不過他才剛踏出一步,腳下的木板便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響。

「………喂人虎。」

中島敦回過頭看他,笑得一臉抱歉,有些尷尬地抓了抓頭髮:「啊哈哈可能要請你走輕一點了這個房間真的也不是很新嘛……」

*

本來就是一個人的套房,空間自然不會大到哪去,因此他們的床鋪挨得很近,——那床當然只會是中島敦鋪的——芥川龍之介僅是坐在一旁,看著對方在鋪好床後立刻躺下,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發出呼嚕嚕的聲音,彷彿絲毫不介意他的存在,也許說忘記了比較合適。

似乎是終於想起還有個姑且算是客人的芥川,敦拍了拍隔壁的床示意他已經鋪好了,多少帶點不耐煩的情緒,因為他其實快睡著了。芥川卻搖了搖頭,這讓敦不得不爬起來詢問對方真正的意願。

在決定要住下來前——他們剛解決一個附加任務要各自回去的時候,他想起芥川今天的動作比起前幾次慢了一些,雖然他們的配合仍是沒有出錯,彼此之間的交替也做得很好,他只是直覺地感到芥川不太一樣。
芥川的腳步落得很快,沒過多久他們的差距便被拉開,敦小跑步追上,他抓住他的手腕要人慢下來,才注意到對方的手臂受傷了,血沿著手腕滴落在純黑色的披風上,轉眼間便和披風的背景色融為一體。

「這點小傷又不會死。」芥川抽開手,不悅地瞪了他一眼,又逕自走向前方。

中島敦這才想到,這個人也不是普通愛逞強的,「不會死但是傷口會感染啊。」他只好快步跟上前去,小心翼翼不去碰觸到對方仍在淌血的手,抓著芥川的衣角半強硬半耍賴地把人拖回家裡。


嗯——他的確是忘了問芥川龍之介的意願。


「呃我沒有想到你可能不想來……」中島敦垂下頭,眼皮緩緩地斂下,他只能再奮力地張開,果然還是很睏,他想,若芥川現在說要走他大概也沒那個力氣去追,但是、「但是既然我的床都鋪好了……」

芥川搖搖頭,在中島敦鋪好很久的床旁邊坐下,「我想說等你睡了我再睡。」

「所以你沒有不想來?」

「沒有,我也沒打算回去。」

「什麼嘛那就好……」他鬆了一口氣,漾起一抹疲倦的微笑,向後一倒鑽回被窩裡,語焉不詳地提醒著,「我大概很快就會睡著了,所以你也早點睡、哈啊……」

芥川頷首,同樣給了他一個很輕很輕的笑。

中島敦真的如他所言不到幾秒便入睡,均勻呼吸聲輕柔地摩挲著耳膜,儘管他不是太想承認,但有中島敦在的地方總出乎意外的令人安心。

窗簾的縫隙裡透著淡淡的月光,他好奇地掀開一角,從縫隙間望出去,一輪滿月高高掛在青藍色的空中。
沒有雲,也沒有一大片的星群,映入視界的只剩下月亮和圍繞在一旁的深沉夜空。
月光細細碎碎地灑進狹小的空間裡,輕盈地灑滿中島敦的全身,隱隱約約能看見月下虎的全貌,芥川龍之介眨了眨眼睛後又揉揉眼睛,簡直難以置信,那奇幻的幻覺又散去了。

他不相信任何虛幻的事物,然而只有中島敦,能成為他一個例外,即便是幻覺他也會相信的吧。








——你是我萬中選一的幻覺。
芥川龍之介說,他的聲音有些沙啞,低沉而平穩,他不會知道他的聲音同樣也令中島敦安心,因為他在他才能睡得如此安穩。
他跟著躺下,他的吐息近得離譜,胸膛規律的起伏,他知道那人睡得正熟,於是他輕聲說了晚安。
而中島敦似乎是聽見了,嘴角稍稍勾起,迷迷糊糊地也說了晚安。

終わり

你們睡得開心我頭痛得要死...(躺

评论 ( 6 )
热度 ( 41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