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太中|哀切宛若雨滴墜落海底


BGM:ペイメント(payment) / KK
推薦搭著一起看會更好m(_ _)m
遲到了但是中也生日快樂!!

*一方死亡設定




天正微微亮起,海風吹拂過臉龐帶走些許睡意。
海浪拍打暗礁的聲音擾得他極度刺耳,無處宣洩的煩躁感就連他自己也不明白從何而來,他不耐地咂了咂嘴,清晨和海對他來說都不是什麼太好的回憶。

中原中也不喜歡海,卻時常去看海。

他從不踏進會被海水浸濕的範圍,而漫步在沙灘上那種太過少女的舉動只會令他作嘔,所以他永遠只在離開岸邊後幾步遠的觀景台靜靜地眺望。

好幾次在清晨醒來,他因為閒而無事四處閒晃,而碰上同樣閒著沒事的太宰治。太宰治會笑眯眯地詢問他要不要一起去看海,這樣滑稽的開端幾乎都擁有相似的結果。
他白眼一翻彷彿把你以為我很閒嗎寫在臉上,順手送給對方一拳,而太宰治當然會輕鬆地擋下,接著神色自若的開始閒話家常,彷彿他們不是偵探社和港口黑手黨的領頭,只是曾經同生共死的搭檔。

他從來沒有一次允諾過太宰治的邀請。

中原中也甚至無法分辨出對方是否真心希望他和他一起去看海,說不定那只是個挑起對話的前言、例行上的詢問,心照不宣的,誰都不會去過度深究他的邀約是否會實現。

總歸一句、他們最終還是不曾一起去看過海。

也不會再有那樣的機會了。

他回想不起來太宰治當時是怎麼死的,因為怎麼想都覺得難以置信。那個在他每每摸不清他到底是活是死,其實都藏著一手的太宰治竟然也會死在別人的手裡。

可能是個很可笑的死法,在太宰那本自殺完全手冊裡任何一種都是如此,也可能他真的找個美女去殉情了,幾百個假設在他腦袋裏奔馳,然而最後全被他一一否定,他想他非得親眼看到才能相信。

也許是他們之間緣分夠深,或者是老天爺施捨了一個讓他能贏過太宰治的機會,總而言之,他趕上了他即將逝去之前的最終列車。

所有人都認為太宰治已經沒有了呼吸,對、所有人,卻不包括中原中也。
即使他幾乎就要這麼認為,他看見太宰治躺在床上,看起來和睡著了沒有兩樣,他真的要那麼認為。

中原中也走向前去,圍觀的人群自動讓出一條路來,使得他能輕易地來到他的面前。
他真的——真的無法相信這個人竟然就這麼失去呼吸,於是他俯下身想確認他的心跳,耳畔傳來太宰治氣若游絲的低語。

要死就乾脆一點啊。中原中也按耐著不去揍他一拳,他的呼吸滲進欣喜和混亂,深深吸了口氣,中原中也背過身擺了擺手,要周圍的人都散去,純白靜謐的房間只留下太宰治和他。

我說,中也把我葬在海邊吧。
太宰治的聲音微弱的如同深沉海底浮上的泡沫,他需要貼得很近很近才能清楚地聽見,那宛如囈語般的話語,快要連空氣都無法震動的微小聲響。

要死了還這麼囉嗦,中原中也握緊太宰治垂在床邊的手嘖了聲,他到底被太宰治阻止了多少次、又騙了多少次啊,他忍不住想。
撇開寄託在那雙手上的能力,他覺得世界上最真實的溫度,從今天起這份溫熱將再也不復。

結果我們一次都沒有去看過海欸。

太宰治說,他已經快要聽不見他的呼吸聲了,應該說已經什麼都快聽不見了,當他認知到這或許會成為最後一次——他能真正聽見他的言語的最後一次後——他的耳朵就拒絕了所有的噪音。

他知道他終究是沒有勇氣面對,人死去的瞬間是怎麼樣的。太宰治不會再問他要不要一起去看海,他曾經的搭檔不會再站在他的身後,嘲諷他的身高亦或是許許多多,那些充滿滑稽笑聲的對話也好,全像是泡沫一樣,向上漂浮,消失殆盡。

回憶恰好在此處中斷。

中原中也回想不起來後續,又或者他淺意識裡抗拒得很。
在那些支離破碎的片段當中只有太宰治的模樣依舊鮮明,任性的混帳青花魚,擅自叫他處理後事根本沒有想過他的感受,是不會叫偵探社去葬你嗎。
中原中也漫無目的的在海岸邊打轉,心情極差的開始抱怨起太宰治的無理要求,他踢飛幾顆小石子,終於在最靠近海的那片空地找到那塊沒有特別裝飾的墓碑。

他蹲下身子,眺望著墓碑後那一大片的海,此時正被方才升起的朝陽照耀,點點螢光讓水面的折射變得柔和,他呼出長長的一口氣,無聲而緩慢的吐出幾個字。

「好久不見。」



中原中也從來不帶什麼像樣的東西給太宰治,他來的時間也不會有一定的規律,只在想看海的時候來。

他總會無意識地把太宰治和海聯想在一起。

把太宰治葬在海邊根本是對他的折磨,每每見著海就不得不想起他,中原中也嘁了聲,從那天起海成了他第二討厭的事物,第一個當之無愧是太宰治本人。

天剛亮起的天空會是被洗淨的白,和那間病房裡的純白床單是同個色系,這會讓他想起太宰治。
所以他不喜歡清晨,卻還是在每個他不樂意清醒的清晨著魔似的一個人去看海。

這下我們終於能一起看海了,是嗎。中原中也自嘲地笑了笑,他可能到死都贏不了太宰治,可偏偏太宰治又比他早死,這樣到底是誰的勝利,又是誰的敗北,這些全部都得不到答案。







——要不要一起去看海?

那是太宰治最常對他說的話,而他一次都沒能回覆的問句。









「你放我鴿子放夠了嗎,我已經看夠了啊。」




終わり

评论
热度 ( 25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