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兔赤|Silence in the dawn


「黎明前喧囂的沉寂。」

*

赤葦京治是一醒來就難以入睡的類型。

當然也不少極度疲倦的時候,但相對他也睡得沉,自然就不太容易被吵醒。

陷入睡眠時猛地睜開雙眼總會有種奇妙的感覺,視界瞬間被四周的黑暗給渲染,過不久又回歸一般的可見度。

赤葦眨了眨眼,試著換氣時才發現他的鼻子整個塞住了,喉嚨和嘴唇的異常乾燥讓他確信今晚的鼻子大概是徹底罷工了,只剩嘴巴奮力地換氣來維持他的呼吸。

他拿起放在床邊的水杯,先是小口啜了幾口,有些留戀的舔掉遺留在嘴邊的水滴,接著咕嚕咕嚕地一口氣喝完剩下的水。
冰涼的水珠滾過喉嚨,潤濕了乾涸的唇,口乾舌燥的感覺才稍稍緩解。

他的鼻子不好,季節相互交棒的過渡期、落英繽紛的同時也花粉肆虐的春季,睡覺連電風扇都不能直吹的夏日,對於花粉症患者來說無一例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是被過敏困擾的日子。

一整夜下來他斷斷續續的醒來,真正深睡的時候甚至不到四個小時。

他擤了擤鼻子,把衛生紙揉成一團扔在一旁,呼吸仍然吃力,又加上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他一次抽了二、三張衛生紙用,讓幾球紙團以驚人的速度疊成了一座小山。

現在是——赤葦伸手去勾床頭的手機,解鎖畫面顯示著五點零四分。

五點零四?

噢是嗎所以我只睡了五小時?

他在心裡吐槽自己,直直盯著天花板的眼神死了一半,內心早對自己能再次睡去這件事不抱希望,好險明天是假日,他吐了吐舌說。

修長的手指按在屏幕上許久,饒是沒有什麼有趣的事,畢竟現在才清晨五點啊,他自討沒趣的想。

畫面停留在和木兔的聊天記錄,幾個字留在對話框裡沒被送出,他舉著手機猶豫著送出與否,他不是沒有思考到對方已經入睡的可能性,而且單細胞也不會在這個時間還醒著——這些他都曉得,木兔的習性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僅僅是一眨眼,訊息就呈現送出。

就當作是不小心的,赤葦斂下眼簾,反正木兔也不可能會看到。

何況他也只打了木兔的名而已,換言之那是不帶任何意義的訊息。

而結果出乎意料的,木兔馬上讀了而且還回傳一個問號的貼圖給他,嚇得他在通知響起的瞬間作賊心虛地鎖上螢幕,手一滑手機啪一聲重重的砸在臉上。


「痛痛痛……」

赤葦把手機從臉上挪開,為了避免再有剛剛的意外,他換了一個姿勢,捧著手機開始思考要怎麼回木兔的訊息比較合適。


要說什麼好呢。

光是知曉木兔和自己一樣醒著,不論理由,他就能感受到莫大的安全感。

他全然沒有預料到對方這個時間還醒著,原本以為發出去後大概中午才會收到回覆,也有可能就這樣石沉大海。

但他突然想起木兔不會已讀人的事實,石沉大海這種逃避現實的情況根本不會發生。

總而言之,他沒有做好任何的心理準備來開啟對話。


想了想,赤葦還是決定把現況用兩個字解釋按下發送,『失眠而已喔。木兔學長怎麼醒著?』

單細胞是不會有失眠這種困擾的吧。赤葦無奈地勾了勾嘴角,螢幕微弱的光打在臉上顯得柔和許多,因為睡眠中斷而浮動的情緒也漸趨平靜。

亮度減弱的螢幕此時又亮了起來,對方的回覆來得很快,看到訊息的瞬間便無法壓抑嘴角的上揚,熱度在心底暈開來,包覆了整顆心臟,像是浸在溫度適中的溫水裡,稍稍淺嚐還能發現水帶著淡淡的甜味。


『醒了,然後就睡不著了』還附上一個抱頭苦惱的貼圖。

完全就是木兔學長會給的回應。

要是被家人看見自己對著手機傻笑的模樣,大概會被虧好一陣子吧。

他多麼慶幸此時此刻木兔不是和他面對面一起聊天,要是面對面的話大概不會有手機對話的十分之一安靜,而且這樣的話,不管怎麼笑都不會被注意呢。

他把聊天記錄往前滑了好久,沒能找到開始聊天的那天,卻意外發現他們原來聊了這麼多不著邊際、又天馬行空的事情,而那些空想交疊在一起成了現實。

那些所有、和木兔有關的事情。

赤葦細數著他們平凡無奇的日常,一邊敲著鍵盤大大吸了口氣,呼吸比起剛醒來時變得舒服,也許是心理作用,木兔帶給他的安心感無形中減緩了他的不舒服——當然這一切沒有任何根據,而他覺得就算不是也無所謂。

真巧我也是呢。

………什麼的。


他怎麼可能說的出口呢。

回答被擱置在對話框裡,刪刪減減的斟酌著字句,赤葦等著螢幕亮光悄悄變暗,他想,那乾脆別回木兔了吧。

呼吸似乎又變得困難,情緒跟著陷入一種極為矛盾又難以解釋的弔詭。

他不願意主動,卻期望木兔給予他他所想要的,最不可思議的是木兔每每都能準確地知道他想要什麼。

然後他就會開始依賴,開始覺得木兔光太郎或許能了解他的一切。

那是赤葦最無法忍受的事情,尤其是木兔總像是熟悉他從習慣到喜好,看向自己時篤定的眼神,全部全部都讓他的思緒被侵佔,染上了他眼睛的琥珀色。

「……好きですよ。」
    ……喜歡啊。

手機震動聲好不容易進到他的耳裡,赤葦才終於從思緒漩渦中回神,一手滑開解鎖畫面,一閃一閃的白光在幾乎全黑的房間裏顯得格外惹眼,他揉了揉太陽穴試著舒緩睡眠不足的不適。

「不會吧……」赤葦錯愕地看著眼前的螢幕,上頭顯示著木兔的來電。

他鬼使神差地接起那通電話,還沒開口木兔就嚷嚷起來,赤葦不得不把手機拿遠一段距離才有辦法好好聽清木兔說了什麼。


「喂!赤葦?沒事吧?!不要突然已讀人又不見啊!」

憑著聲音他就能知道木兔現在一定是一副著急的模樣,光是如此就能使人發笑,赤葦零碎的笑聲隔著手機傳達到另一頭,想像對方現在正在笑著的可能性讓木兔一陣臉紅,他慌慌張張地又要開口,「赤——」


「木兔學長。」赤葦把手機貼在耳邊,好似說著悄悄話的低語。

「嗯、嗯?!」

「………不、還是算了。請當作沒聽見吧。」


「什麼嘛赤葦!話說你鼻音也太重了吧?」


「哈?不都是學長的錯嗎。」


「哪有!我做了什麼嗎!?」


「哈啊……」赤葦嘆了長長一口氣,睡意似乎又朦朧地湧了上來,窗櫺被染上淺淺的暖黃色,陽光斜斜的灑了進來,軟呼呼的。

夜晚和白晝的交替,不會太刺眼的陽光跟持續運轉的空調,還有一個喜歡到讓他昏昏欲睡的嗓音,他感覺自己又能好好睡上一覺。

在那個人的陪伴下入睡,肯定連做夢都是甜美的吧。

「赤葦?想睡了?」

「嗯啊……呼……」

此時木兔的聲音更彷彿是前往夢鄉的邀請,勉強辨認對方說了什麼,赤葦的回覆是組織不成一句話的隻字片語,像是牙牙學語的嬰兒,咿咿呀呀的讓木兔有些哭笑不得。

「木兔……學長……」


「是是是,你的木兔學長在這裡。」


「嗯……晚安……」

木兔愣了愣,淺淺地漾起一抹微笑,眼底藏著近乎滿溢而出的寵溺和愛戀,憐愛地又喊了聲赤葦。


「醒來之前,我都會一直在這裡喔。」


直到意識遠去之前,赤葦聽見對方似乎喚著他的名字,輕柔地縈繞在耳邊,再然後他就墜入堆滿閃爍星塵的夢境裡,酣然入睡。







終わり

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但還是說一下,直到現在寫的每篇兔赤裡都有這兩人的號碼喔←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找~
鼻塞真的很痛苦晚上都會呼吸困難QQ

评论 ( 8 )
热度 ( 89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