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與亂與|Memorial Day

還點文

不算CP,比較偏向組合(?

*

初夏的天空暗得晚,有時候直至七點都仍是明亮的灰藍色。
夕陽尚未西沉,天空分成兩個部分,一邊是接近水平線的那端,有著火紅中帶點橘黃的暖色系;另一邊則是靠近天空最頂端,保留了天空既有的藍,顏色卻過於淺薄,導致那像是因為水份過多而彩度不足的淡水彩。

他們剛踏出那棟詭異的房屋。

江戶川亂步正高聲闊論方才的謎題對他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根本不配用上超能力。與謝野晶子走在他身後,有一搭沒一搭地附和,更精確地來說,是只針對亂步想掩蓋自己不是能力者的部分加以吐槽。

別一句一句都是能力不能力的行嗎!都這種時候了就不要給我加一些普通的設定啊!

江戶川亂步被她給弄煩了,沒多想就大聲吼了回去,沉默片刻,他才察覺自己的失言急忙轉移話題。

「與謝野你啊,對誰都不會見死不救呢。」

「嘛、我姑且也是個醫生啊。」

「但也沒人說醫生一定要博愛吧?醫生也有好壞之分不是嗎。」

言下之意是這並非他想知道的答案,與謝野晶子憑著長久下來的相處模式得出結論,她無奈地笑了笑,眉眼隨之向上抬起,他可以轉移話題,她又怎麼不會?

「放心好了。要是亂步先生真的快死了的話我也會治好你的啦。」

「……你哪可以……」他小聲嘀咕,剎那間那雙晶亮的眼睛失去光彩,快得讓她以為是錯覺,眨個眼,眼前又是那個平常的江戶川亂步。

「我是說,那真是太勞煩你了,所以請容我拒絕。」

「哎——真是殘念啊。」與謝野晶子刻意裝出惋惜的口吻,嘆息藏在語尾,她淺淺地抿起唇。不論無心或是有意,亂步的話語裡都透露出憑她是拯救不了他的。

我是自由的,那就是我迷失的原因。

江戶川亂步沒說出口的她都曉得,正因為太過自由奔放而迷失在無邊無境的汪洋當中,變得有沒有方向感都無所謂了吧。

所以才說我救不了你,是嗎。

江戶川亂步似乎是聽見了,有些錯愕地回過頭,對上她率直的視線。他先是睜圓了眼,然後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笑容。

「你才不會呢,」江戶川亂步推了推眼鏡,賭氣似的快步走向前方:「再說名偵探才不會死好嗎!」

彼此之間的信賴關係大概就是這種東西,與謝野晶子想,大步邁向前方,不到一會兒便超越了江戶川亂步。

這次,她走在前方,回過頭來以帶笑的口氣開口:「那麼、慶祝另一個紀念日,等到繞路去買個和菓子再回去吧。」

「這次又要紀念什麼?」

「幹嘛告訴你啊。」

紀念,她第一次被江戶川亂步稱讚的日子啊。

終わり

评论
热度 ( 17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