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兔赤| Guilty and Penalty

梟谷全員黑手黨設定

◆◇◆

呼吸和心跳隨著監視畫面顯示出現入侵者後開始加快,赤葦有些絕望地看著入侵者一路過關斬將,再過不久即將來到他所在的樓層。

偏偏這個時候沒有一個人在。
赤葦京治抱怨著,雙手快速調整了樓層的機關。接著閉上雙眸讓呼吸停止了幾秒鍾,他深吸一口氣,再度睜開眼時眼神不再是那副無氣力的平淡,而是如猛梟般的銳利。
腳步聲逐漸靠近,外頭的人似乎警覺到自己的動靜早已被人察覺,他聽見踏出步伐的噠噠聲響在門口止住。

這樣正好,他正迫切地需要一段緩衝的時間。

他瞇起一邊眼睛,將手槍上膛後收在左邊口袋裡,以便隨時能針對敵人的行動做出反應。

喀、喀。

門把被輕易地轉開了。
在瞬間便判斷出對方的實力和他不相上下,赤葦暗叫了聲不妙,隨即閃身躲進書櫃在地上映出的影子。

儘管早料想到敢隻身一人闖進守備嚴森的梟谷本部,甚至挑了大多數菁英多是出差的時候前來,對方的實力肯定不低——但竟然還是跟自己類似的頭腦型。

嘰—--
鞋底摩擦地板發出尖銳的聲音,赤葦難受地皺起眉。
槍響掠過耳畔,劃破雙方刻意營造的靜默,把思考回路撕裂出一個缺口,像是等待這個時機許久,敵人瞬間出現在他的身後,不用多久金屬特有的冰冷觸感便貼近頸側,餘光還能瞥見閃著冷冽光芒的匕首架在脖子上。

「告訴我首領在哪,免你一死。」

「嘿----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

赤葦勾起一抹詭譎的冷笑,強硬地回過身讓頸子被劃上一條紅痕,顏色逐漸加深,血紅色從劃開的隙縫中滴落。
一手拍開頸肩上的匕首,左腳準確地踢中敵人的腹部旋即又踹上腳踝,確保敵人一時的行動不能後便迅速地向後跳開一段距離。

近戰真的不是他的強項,好在之前陪木兔做了不少近戰的練習,赤葦緩著呼吸想,一旦對方恢復行動能力,他的弱點將被牢牢抓住,敵人不會再給予他遠距離射程的機會。
腦袋飛快地閃過幾個解決方案,但眼下沒有太多時間讓他猶豫。赤葦拿起手槍朝對方的腳踝開了一槍,並非打在要害,要的是延長不能行動的時間。

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呢。

赤葦擅長的是誘導和陷阱,不動聲色地等待時機,緩慢地、無知覺的、一步一步引領敵人自取滅亡,那是梟谷全體以赤葦為中心時的作戰方式。

他一向不上前線,也並非不擅戰鬥、更不是偷懶什麼的,更正確的說,是他的學長們一心不想讓他到前線去。

「赤葦只要在背後下指令就夠了,剩下的只要相信我們就好啦!」

一個個都是溺愛後輩的學長,赤葦無奈地搖了搖頭。從那之後他幾乎是一手打理梟谷舉凡文書相關到作戰前的計畫擬定的工作,擔當梟谷的作戰總指揮,特別是涉及梟谷特殊科的任務必定坐鎮指揮。

而這無非是他那群前輩的私心作為。

這根本是濫用公權力,赤葦在心裡忿忿地抱怨。可抱怨歸抱怨,卻不曾缺席任何一次有關他們的任務,聽見耳機傳來的打鬧聲會不自覺地放鬆下來,每次結束後總掛著疲憊的微笑迎接他們的歸來再沉沉睡去。

「赤葦——!」還聽得見。

隨時都充滿自信,不會為了什麼而動搖,一聽就能分辨出來,開心、難過、消沉、不小心又興奮過頭、不滿、認真,或者是毫無意義,呼喊他的聲音怎樣都好,因為每一個他都牢牢記住了。

已經說好了要守護好他們的身後,讓他們能無所畏懼的向前,他又怎麼能死在這裡啊。

「在戰鬥狀態下走神可是會死的喔,吶?梟谷的總指揮大人。」語音落下,伴隨著彈殼匡啷落地的清脆聲響。子彈差一點要削過他的腦袋。

事實上當他回過神時子彈就近的只有幾釐米的距離,出於反射性的蹲下讓他勉強躲過,光是被匕首吸引注意力,赤葦幾乎都要忘了對方還有一把手槍,「那還真是謝謝你的提醒了。」

銳利的刀鋒閃爍著冷冽的光芒,搖晃著便削斷了幾截髮絲,攻擊接二連三地跟著落下,流暢的全然沒有留下一點反擊的餘地,赤葦每閃過一次攻擊後就往後退個幾步,試圖拉開距離。

攻擊必須連貫還得時時提防突如其來的奇襲,那需要高度的專注力。要長時間維持那樣的專注力,比起閃過一連串的攻擊來說更容易使身體感到疲勞。

眼下只要他能撐到對方的意識逐漸渙散的一瞬間,局勢就會完全反轉。

而此刻正是那個瞬間。

他奪過對方的匕首,就著對方的手腕一扭把人摔了出去,接著把匕首刺進腳踝,片刻間他聽見淒厲的嘶吼。

赤葦把槍口對準對方的心臟。

「你不會下手的。」

「……你想說什麼?」他聽見自己的聲音冰冷而毫無溫度,就像是下一秒真的要擊殺這個人似的。

「你啊,很害怕殺人對吧?明明是黑手黨的一員呢——」那人狂妄的笑了起來,甚至手無寸鐵的朝他走來,語尾上揚的口氣讓赤葦感到一陣惡寒。
他舉起槍瞄準對方的喉嚨,試圖制止對方繼續下去,可最終只是抿著唇厭惡地撇開視線,任由對方輕易地道出譏諷的耳語。

——你說,如果堂堂梟谷總指揮不敢殺人的消息傳出去的話,會怎麼樣?

視線交會的剎那,輕蔑眼神裡映著他的動搖形成可笑的對比,腦袋唰地一片空白只剩下這個人到底為什麼要一直踩他的底線。

「說夠了沒有?」他可沒有理由陪他演愚蠢的反唇相譏啊。

眼前的人成功地挑起赤葦的不滿,他索性放棄以理智誘導,反正再多說什麼都是浪費時間,那就乾脆地讓大腦將理智棄置一旁,把接下來的動作全權交給本能處理。
一個箭步上前,他讓槍枝抵在心口處,將敵人霎時間的驚愕神色收進眼裡,赤葦記得他似乎輕輕地笑了一聲,違和的唇角上揚角度是詭魅的四十五度,然後他無聲地說了什麼,最後扣下扳機。

「さようなら。」

*

他就像是久違地做了一場夢似的。

赤葦勉強睜開單邊眼睛,視線處在無法對焦的狀態,連挑高的灰白色天花板都模糊的跟顏色調和不完全的調色盤一樣。

「喔、醒了醒了!」

「……木、兔學長?你們已經回來了?」他疲倦地揉了揉眼睛。

「嗯、回來了喔。」

「啊是嗎,太好了呢。」

「赤葦——!有人跟你說我回來了的時候,應該不是『啊是嗎』而是歡迎回來吧?」

木兔鼓起臉頰敲了下他的頭,他吃痛地瞪了回去,木兔在接收他的視線攻擊後僅僅眨了眨眼,四目相接的時候誰也沒有移開,過了一會,赤葦才小聲地吐出一句歡迎回來。

「吶、脖子上的傷是怎麼來的?」

木兔刻意壓低的聲音此刻更難以抗拒,他心虛地低下頭一看,頸子不曉得被誰粗略地纏上繃帶,傷口沒有完全地被包覆,隱約看得見劃過脖子半圈的傷痕結了一層紅黑色的痂。

指尖在脖子上的傷痕打轉,指腹輕柔摩挲著,輕巧地繞開本就不甚完整的繃帶,一眼看去有些嚇人的傷痕毫無保留地裸露在外,木兔微微瞠大眼睛,在頸間游移的手指不再動作。

赤葦抬起頭,正好撞進晶瑩透亮的琥珀色裡。

目光閃爍著,快要超過承載限制的心疼完完全全反應在跟猛禽類近乎一致的瞳眸,透著光芒的瞳孔深處還有什麼、比心疼填滿的更多、木兔光太郎真正在注視的。

——琥珀色交相輝映,投射著他的模樣。

呼吸戛然而止。

當你在另一個人的眼眸裡看見自己,那會是怎麼樣的感受?

他找不到任何詞語來形容,所有的說明都無法契合,只好用力地把那樣綺麗的景色刻畫在心上。

對於陷入低潮的木兔於心不忍,何況心疼的對象還是自己(儘管赤葦不覺得自己值得被人心疼),他頓了頓,怯怯地搭上木兔的肩膀:「那個、木兔學長、……我沒事的。」

啊啊,一臉不相信的表情。赤葦輕拍木兔的頭,放軟語氣接著說:「不是什麼傷啦,所以……不要擺出那個表情,好嗎?」

「……嗯。」木兔把頭靠在他的頸窩,小心翼翼地不去碰觸到他的傷口,像個孩子似的來回蹭過。
他對赤葦帶著懇求的嗓音徹底沒輒,一聽見軟軟的長音他當下就會繳械投降。那肯定是無意識的,比起安撫更接近於撒嬌。

覺得自己一點都不重要,像是隨時都能為了誰犧牲自己,自己的存在若是能成全誰就足夠。

只要靠得越近,赤葦的這種感覺就益發強烈,他打從心底害怕哪天赤葦真的會為了誰去捨棄性命,所以木兔才從不讓赤葦跟著他們一起出任務。

「赤——葦。拜託你珍惜自己一點……不要嚇我啊…」

木兔的雙手環抱在腰間上,彷彿不這樣牢牢抓住他就會消失似的,力道大得令赤葦有些喘不過氣,而他僅僅是任由木兔抱著他好久好久。
很害怕啊,木兔光太郎嘶啞著,話語聲斷斷續續的,摻和著細不可聞的抽泣聲。

「對不起呢、讓學長替我擔心了。」赤葦帶著歉意地勾了勾嘴角,靠上倚著肩膀的銀灰腦袋。
一點點也好,他希望這份溫度能傳達給木兔,讓他感受到自己確確實實的在這裡,哪都不會去。
若是這樣還不夠的話,他會抓住他的肩膀,凝視著他的瞳眸一字一句地訴說,使木兔光太郎去相信赤葦京治僅僅是為了待在他身邊而存在的話語。

「不會再有第二次了,而且學長、我還好好在這裡喔。」

「……真的?說好了?」

「嗯,說好了。」

他們勾勾手,木兔低下頭和他交換一個吻。

*

「我去跟大家說一聲,赤葦你再睡一下、不可以自己起來喔!」他絮絮叨叨地叮嚀了一串,要走時還頻頻回頭看向赤葦,彷彿他們是十八相送似的依依不捨。

是脖子割傷又不是腿骨折,赤葦沒好氣地催促他快點離開,眨了眨眼又說了一次:「好了我真——的沒事,木兔學長快去吧。」

前腳剛踏進休息室,他還什麼都還沒說呢,小見就搶著開口,一群人擔憂的神色表露無遺。畢竟一回來就接到自家後輩疑似昏迷不醒的消息,坐在椅子上乾等的感受也不會比他好受到哪去。

「赤葦狀況怎麼樣?」

「大概是過度疲勞吧,休息一下就會好。」木兔順手把門帶上,略帶不悅的開口:「只是脖子上的傷一個字都沒提。」

「果然。就說赤葦肯定不會講的啊——」小見了然地聳了聳肩,毫不意外得到這樣的回覆。
他們在一起多久了啊?要說赤葦的個性他們比誰都還清楚,尤其是逞強的部分,每回都讓人操心的要死。

「他真的覺得不講我們就不會知道?」

「小聲點,赤葦就在隔壁。你打算怎麼辦?白福已經查出對方的組織了喔。」猿杙提醒道,笑臉盈盈地詢問木兔的決定。而打從他提出這個問題時,他們便心照不宣地預料到木兔的回答。

「敢讓我們可愛的後輩受傷,就應該先做好覺悟了吧?」木兔漾起一抹沒有一絲笑意的微笑,光看著就令人不寒而慄,周圍的溫度似乎驟降了好幾度,他的眼神中再沒有些許憐憫,「不好好把赤葦受傷的份還回去豈不是太說不過去了啊。」








「さぁ、仕返しだぞ。」

  來吧。
  接下來是、反擊的時間。

終わり
設定之後會補足~
我原本真的只想寫溺愛後輩到一受傷就把對方整個組織滅了的地方啊為什麼XDD
黑手黨題材的動作描寫好難...!!希望不會造成閱讀困難(´;ω;`)

评论 ( 10 )
热度 ( 98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