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兔赤|同じ夏は二度と来ない。

ICE3發布兔赤無料全文公開

*

  外頭還下著雨,一陣很大的雨。

  大概是午後雷陣雨吧。

  赤葦從體育館溜了出來,一個人坐在水泥階梯上。他不應該溜出來的。怎麼說他都是梟谷排球隊的隊長。

  不會再有人笑著包容他的任性妄為——儘管那種時候少之又少——再一邊碎唸一邊用力地揉亂他的頭髮。

  烏雲積累成好厚一層,水氣一點一滴滲進空氣,他沒多想就逃了出來,從悶熱又黏膩的體育館裡。漫無目的地繞了幾圈,最後像是逃離什麼似地奔跑起來。

  於是把自己放置在一個,離練習場地稍遠卻還是屬於梟谷學園校區的角落。

  他嗅到空氣裡有著雨的味道,像是放了太久的溼木頭,又像是棄置好長一段時間沒清掃的舊倉庫,無論是哪種,赤葦都不討厭。

 

  水泥地上有著深淺不一的灰色印子,雨滴終究落了下來。

  在雲層凝結許久後,太過沉重以致無法負荷,於是墜落於地。細細碎碎的,在地上蓋了滿滿的灰色印子,覆蓋水泥地的顏色,他明顯的感受到溫度倏地降低。冷空氣鑽進寬鬆的衣擺,赤葦抖了抖,把自己蜷縮成一團,雨下得真大啊,他想,自己大概一時半刻回不去了。

  他抬起頭,天空被洗刷成乾淨的天藍色,也許更接近白色一些。

  潔淨、清澈、又眩目。

 

  和木兔光太郎一樣。

  雲層與空的界線曖昧不明,像是一杯顏料混濁在一塊的洗筆水被打翻。雨水順著屋簷從容地墜落在凹陷處匯集成的水窪,雨聲充斥在整個空間,愈來愈大,他試著捂起耳朵去減弱雨聲衝擊耳膜的力道,卻也起不了太大作用。

  他把鞋子和襪子一併脫下,整齊地擺在一旁的階梯,赤著腳碰了碰積水的水坑,接著微微抬起腳,讓雙腳暴露在雨中。冰冷的水珠輕吻著腳踝,一路從腳底冷到頭頂,赤葦忍不住輕顫眉睫,大腿、膝蓋、小腿、腳踝,每個部位都能感受到微涼的空氣掠過,實際上接觸雨水的明明只有腳踝以下的部分而已。

  會不會有人發現他呢。

  自己溜出來的時候似乎什麼也沒交代,也許那群隊友和後輩們正急得團團轉吧,一想到這裡罪惡感就油然而生,怎麼會做出這麼魯莽的行為,赤葦懊惱地皺起眉,明明他早就不具有那樣的身份。

  梟谷學園男子排球隊隊長的歸屬屬於體育館裡那群令人信任的夥伴,可赤葦京治的呢?

 

  哪裡都不是。

  在「他」的學長們畢業之後。

 

  赤葦順著三年級生們的期望接下了主將的位置。那是他們如此珍視的事物,赤葦背負著寄望與期待。他想他們是這麼希望的,看著梟谷學園由他接手並成長。在某個起風的日子他會聽到他說,神情充斥驕傲與自豪,「那是我待過的排球隊喔!我的後輩超可靠的吧!」。

  雨滴掠過後頸留下幾絲冰冷,天空遺失了色彩,赤葦覺得他的心大概也是那副樣子。

  他們未經他的同意便替他的心上色,讓他的心有那麼一段時間是色彩斑斕的;時間讓顏色隨之沉澱,最後仍是留不住任何的彩。

  再也容納不下更多的溫熱。

 

  彷彿今天才終於察覺,他追逐的不過就是他飛翔的身影,而那些在又一次的四季遞嬗之後隨風而逝。

 

  要是沒有遇見就好了。

 

  他苦笑地說,憮然的眸子裏一點光亮也看不出來。

 

  偶爾幾聲響雷會突然驚醒他。把他從充滿蟬鳴的夏日夢境裡,帶向另一場真實的夢。無可避免地一場如此真切的夢。

 

  「赤—葦——你怎麼又在這種地方?要回去了喔!」





  「赤、赤葦學長,再不回去的話大家會擔心的……」

  他想他再清楚不過了。

  有關他的學長,他們的夏天——

 

 

  還有他只能在夢境裡聽見的呼喚。

  終わり
  

  ICE發放的兔赤無料被拿完了謝謝大家!!一直很想寫在剛當上隊長時期的赤葦一邊逃避一邊成長的故事呢,就是這樣才惹人疼。

  這次用了不一樣的排版,不知道看得還習慣嗎XDDD

  更新速度因為準備考試會變得超級緩慢喔還請見諒QQ

评论
热度 ( 38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