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Simple Love

「赤葦君,你再好好想想要不要專心於升學吧。」

「是,謝謝老師。」

進路相談了多少次,這不就明擺著要他把排球跟升學二選一了不是嗎。

部活和課業兩者對他而言都是同等重要的事物,前者是他鍾愛且必須守護的;後者就是伴隨著他選擇的機會成本了。
——選擇去木兔所在的東京排球強校的話。
他沒有木兔光太郎的身體素質和與身俱來就能被排球愛戴的資質,他的舉球也並非夜空中最閃耀的六等星那樣的存在,體育推甄排個五十輪也許都不會輪到他。

僅剩的唯一一個機會只有考試入學。赤葦自認成績也不是說差到哪去,為了減輕報考梟谷學園的經濟負擔獎學金是必要的,進了排球隊後獎學金更是一次也沒有缺漏地拿了兩年。
再稍微努力一些的話,他們或許還能再當四年的學長學弟。

況且不打排球的赤葦京治連在木兔光太郎身邊佇足的理由都會喪失的啊。

「大學之後也來替我托球吧!」

木兔說,篤定的笑容彷彿他一定能上似的,摸了摸他的頭。

他記得在那個當下他沒有回答木兔,只是攥緊拳頭拼了命地忍耐。

忍耐什麼呢。事後回想起來他不禁失笑出聲。

他不像他,那種事情才沒有那麼簡單。他想他應該是這麼想的,氣憤為什麼木兔就不能想想他的感受。木兔光太郎總是把所有事都想的太簡單,會就是會,喜歡就是喜歡,不高興就是不高興。

但木兔光太郎的世界簡單嗎?
也許不。
簡單的話就不會容得下赤葦京治了。

書桌上寫了一半的計算式半途而廢地停留在解開數字的地方,不管這個算式是否被完成,終究還是會有正確答案能讓這道題目有個漂亮的收尾。
等等再重算一次好了。擱下手上的筆後赤葦搖了搖頭,無處宣洩的壓力和糾結了許久仍得不出解答的許多問題壓在胸口時不時便惹得到一陣心痛。

他們分開了一段時間。
沒有長到會忘記彼此的身影、聲音或是種種他們都有的小習慣,只不過是把身旁的位子空出來罷了。
彷彿被倒轉的沙漏一側,有關木兔的一切逐漸稀薄,散落四處後被他通通扔到劃上禁止進入界線的一隅。

那根本沒有用,他依舊想他想得不得了。一有能喘口氣的時間就讓腦中塞滿有關木兔光太郎的事情,為了不讓在他過於漫長的時間當中淡化,拼命地想起殘留的過往餘溫。

木兔光太郎的簡單是,能夠直率地一次又一次用體溫告訴他一切都好好的,對他像是能把心臟掏出來給他似的傳達喜歡。


讓他簡單的世界裡容下一個容易把事情變得太複雜的赤葦京治。

评论
热度 ( 41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