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September .

#木兔光太郎2016生誕祭

先踩個線之後一定會寫完的…!

*

沿著向下的階梯緩步行走,他們漫步在沒有一顆星子的夜空底下。

早秋微涼的風徐徐吹來,他像鳥兒展翅似的張開了雙手。

「木兔學長、」

「——我們、去旅行吧」

*

赤葦京治的想法有時比他還要更不按常理出牌。

例如這次的旅行也是,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對方就約了清晨五點出發,問了要去哪裡得到的回覆是「去哪都好」。
他笑著對赤葦京治說好,像是不曾考慮過話語中的真實性,而他也不需要過問什麼。
光是赤葦京葦將木兔光太郎的陪同和意願視為理所當然就已經是件多麼令人喜悅的事了啊。

赤葦京治身旁有木兔光太郎,就好似魚生活在水裡那樣稀鬆平常的事情。
而待在赤葦身邊這件事,木兔更是從認知到他喜歡赤葦京治後就不曾動搖。

車站的大型時鐘的指針指向右下角的羅馬數字,他用力地揮了揮手便迎向前去,「木兔學長你是要去遠足的小學生嗎。」赤葦說。

木兔嘿嘿一笑,牽起對方露在外頭的手,指尖觸碰便彼此交換溫度,他緊緊地握住他的手,彷彿這輩子不會再放開似的。對方的視線因此瞪了過來,赤葦皺了皺眉頭想說些什麼,最後卻敗給他興高采烈的閃亮亮攻擊,取而代之輕輕地把指縫更緊密地卡在一起。

「走吧!」

评论
热度 ( 19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