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瀨見白│ただいま、おかえり

私設但沒有同居的瀨見白。

時間設定是大二的瀨見和大一的白布、真的沒有同居。(但快了)



◆◇◆


花了點時間把多人電車帶給他的黏膩感洗去,白布把自己塞在瀨見特地挑選過、比起一人座又大了些的沙發裡。他沒有告知對方今天的到來,想當然爾對方會晚歸也在他預料之中。他知道只要一通電話瀨見英太就會回來見他,倒不如說要是知道他要來他根本就不會赴約——那是在他們剛交往沒多久的時候。

他曾經不經意地提過明天要不要一起去哪晃晃,瀨見應了聲好後沒了下文。白布也不過隨口說說,而且他記得對方明天有個聚會,而當瀨見當著他的面前推掉明天的聚會一臉正經地問他「想去哪?」,白布硬是沒忍住吐槽他一句。


「前輩,我只是說說而已欸。」

「你哪可能隨口問這種事啊。」瀨見英太碎念他你真的很不可愛,卻又極其溫柔的摸摸他的頭說,「聚會又沒你重要……你到底想去哪啦!」


微弱的月光細碎地灑進客廳,出浴室後他便把燈全關了,都已經不告訴他了當然是要裝作沒有人在的樣子才能嚇到人吧。白布把臉埋進有他一半高的抱枕,昏暗的室內令他昏昏欲睡,略低的室溫又讓他冷得直打顫,呼吸聲彷被放大似的格外清晰。

沙發的一隅呈現凹陷,陷下去的那塊便是他整個人蜷縮在一塊造成的結果。

他到底為什麼放著暖烘烘的被窩不躲在這邊活受罪。白布臭著臉嘟囔道,很冷,要是瀨見前輩再不回來他可能會先冷死吧。


到底什麼時候要回來啊?

隨手傳了一條line給瀨見,而後將手機切成勿擾模式扔在一旁,眼皮終究抵擋不住疲勞的重量,於是白布闔上雙眼。


「我回來了──」

瀨見英太到家的時候已經接近零點,習以為常的招呼語在踏進家門時便自然而然說出口,儘管他知道家裡不會有人。

從外頭探去理當是漆黑一片,連同他的住所在內,那麼打開門時迎接他的應該要是空虛寂寞感爆棚的單人住處,而不是睡得不醒人事的白布賢二郎。

他一片混亂的腦袋中第一個浮現的想法是,這究竟是他的幻覺,還是真的是活生生的白布賢二郎?


天知道他們多久沒見面了。

(也不過就一個禮拜多三天。)

在幾經掙扎後對方均勻的呼吸聲瞬間打消他原先打算把人先唸一頓的念頭,瀨見輕手輕腳的靠近,不由分說地抱起熟睡中的白布,對方明顯失溫的四肢令瀨見蹙起眉頭。


熱水從頭頂澆下時恢復了有些麻木的知覺,一見到白布便亂了方寸的意識彷彿終於能靜下來有條理的進行思考,身體變得暖和的同時也加深了睡意。

他出浴室的時候白布賢二郎仍睡得香甜,只是換了個姿勢。

視界被黑暗限制使他看不清他的臉,但光線容易驚醒正於睡夢的人,尤其白布賢二郎又是那種淺眠的人。

瀨見小心翼翼地不發出聲響,輕輕掀開棉被的一角爬進被窩裡。


白布似乎還是醒了,在他鑽進被窩時翻過身湊近他的懷裡。


「我以為你睡了?跟你說過幾次不要在沙發上睡覺。」


「那是因為前輩太晚回來了。」言下之意是他會睡著全是瀨見英太的錯。


「你沒跟我說你要來啊。」


「前輩沒看Line嗎?」


「啊?喔、沒有,我手機沒電了。」既然如此應該還沒看到其他人的祝賀吧,白布想了想,湊上前去吻了瀨見的嘴唇,僅僅是貼上便迅速分開,在對方還反應不及時拋下一句生日快樂便背過身去。




「——瀨見前輩、」

                  不再靠近一點嗎?





終わり


妥當當地摔進了瀨見白。P網上標籤只有一百初的標籤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爆

還有瀨見前輩生日快樂!!!(遲到了)

评论 ( 1 )
热度 ( 48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