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兔赤|燈火闌珊

赤葦京治生日倒數04天。



◆◇◆



「木兔學長、你要帶我去哪啊...?」


「好啦好啦赤葦跟著我走就對了!」木兔位於自己前方的不遠處,一手拉著他的手一個勁地往前走去;木兔沒有說他要帶他去哪,一個字都沒有——不曉得是真想給他驚喜還是學聰明了——這次是真的連支字片語也不肯透露。


可赤葦京治覺得去哪都無所謂。


只要是跟木兔光太郎一起,彷彿連天涯海角也變得不那麼虛無飄渺。


*


摸索著記憶中他們曾一同步上的階梯,儘管他認為他的記憶並沒有可靠到足以踏著確實的腳步向前,他仍是選擇埋頭往前走。無論過了多少歲月又或者多少個年頭,赤葦忍不住想,他終究是會回到這個地方來。

即便他這次的到來——和前幾次沒有什麼不同——前方沒有人替他領路,雖然那個人也不太會帶路就是了。


赤葦有一瞬輕蹙起眉,剎那間又回到和平時相差無幾的撲克臉;每走一步都彷彿會迷失在忘了點燈的十字路口,有好幾次幾乎就要墜入深淵——然後他就會想起那個名字帶有光亮的人。


而那些伸手不見五指的街角便倏地亮起了燈。



橙紅色的五角星星飄落在他的眼前,他正想伸手拾起時便被孩子的呼喚聲打斷。


「大哥哥⋯⋯你可以幫我們撿球嗎?」一個男孩怯怯地說,赤葦沿著男孩指向的方向望去,的確是有顆球卡在樹上——那正好是一顆排球——而樹下圍著好幾個孩子。

他讓男孩替他帶路,伸手搆了搆讓球落下後穩穩地接住,讓球劃出美麗的拋物線落在男孩手中。


「你喜歡打排球嗎?」赤葦在把球拋回去時隨口問道,孩子們像是被這句話給吸引,一瞬間團團圍了上來,而氣氛轉變成熱烈而融洽。


「喜歡!哥哥也會打嗎?」


「高中的時候打過一點。」


「很強的學校嗎?!」


「應該算得上強豪吧?」他實在不能斷定木兔那屆三年生畢業後的梟谷究竟稱不稱得上強,赤葦停頓了一會才慢慢地補充道,「我在的時候有個很強的主攻手。」


「嘿——哥哥也是主攻手嗎?」


「不是呢,」他對上男孩失望的眼神略帶歉意的笑了笑,「我是給那個很強的主攻托球的人。」


「欸——感覺好遜喔!主攻手可以帥氣地得分比較帥!」


「的確是這樣。」赤葦笑了笑,男孩子都覺得吸引人目光的主攻手才是最帥的吧,何況又是正值青春期時候的男孩子。


他選擇來到梟谷當二傳的理由同樣是因為被那令人屏息的剎那給吸引,而在球被擊落的瞬間就注定了他會去到梟谷,雖然真正替木兔托球又是另一回事了。



「但是,要是主攻手扣下去的每顆球都是自己托給他、因為自己才可以那樣帥氣的得分,這樣想的話做二傳就很值得啊。」




第一次托球給木兔的那次,球重重墜落在地時的聲響,抑或是他們相視而笑的剎那都仍然刻骨銘心。那是屬於他的瞬間。

是他為什麼選擇當二傳手,選擇將自己的全部奉獻給木兔光太郎,最後重新愛上排球的瞬間。


「好好喔,大哥哥一定很喜歡那個很強的主攻手吧!」


「嗯。」他將男孩拋來的球向上輕輕一托,身體仍保有長久下來托球的落點,他最常托給木兔的、稍微高了一點的靠網球。


「我很喜歡,非常非常喜歡他。」一道身影在他的眼前躍起,彷彿微微發亮的翅膀毫不保留地展開,跳得好高好高,幾乎伸手就能碰著藍天。






他好喜歡好喜歡的人。






終わり



動筆寫這篇時日本正好在楓葉全紅的時候。所以就把楓葉放進去用了(笑

覺得赤葦有很大機率是畢業後會避不見面的人,突然就不見蹤影;木兔總是能在一個絕妙的時間點出現,而在這之前想必也找了赤葦很久。

分開了一陣子,然後更能珍惜彼此、更能好好地去愛一個人。

去珍視喜愛木兔的這份心情,想過要放棄最後還是選擇默默收著。

笨拙、愛逞強還善於成全的赤葦京治。


我很喜歡畢業後分開的這個設定,不知道大家覺得怎麼樣呢。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