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兔赤│滯空時間【赤葦京治生日賀文】

赤葦生日快樂!


稍微有點私設成分,每天都會跟赤葦告白一次的木兔學長。


(推薦BGM:ウソツキ - 一生分のラブレター) 


◆◇◆



名為喜歡的詞彙的份量到底有多重,到底要多麼喜歡才能說出喜歡這兩個字;喜歡說出口後成了告白,告白之後又該怎麼定義對方是否同樣喜歡自己。

這些他都不曾考慮過。


要說幾百次喜歡對方才會接受他的心意,他願意花好多好多時間去告白、去訴說他有多麼喜歡看到對方笑的時候,用一生去等待某一天赤葦京治跟他說他也喜歡他的日子到來。


*


「赤葦早安!」


「早安、木兔學長。」

他們並肩走在前往部室的路上,幾乎是天色微亮不久就到校已經是他們兩人的習慣。

最初是赤葦因為負責保管部室鑰匙的關係必須最早到校,否則其他人就得苦等他一人;木兔則是每次都比赤葦早到,總是一個人蹲在部室前面跟他道早,等著他來開門聊個幾句後便第一個衝去晨練。

赤葦曾經問過木葉明明木兔比自己早來為什麼不把鑰匙交給他,得到的回答是:我不想要每天跟著木兔找鑰匙找到翻過整間體育館結果發現放在家裡。

他想了想的確是不無可能,雖然也不是沒有備用鑰匙,但三天兩頭找鑰匙也會增生許多不必要的麻煩。總之他接下了這個工作,而木兔仍然比他早到,碰巧一起進來的時候對方都是跟在他後頭,偶爾自己睡過頭比平時晚了一些的時候會看到對方靠著部室門睡死的情況。

實在不是很想一大早就當搬運工,還要忍受內心的衝擊,赤葦當天就唸了木兔一頓。隔天開始他發現木兔會在一個固定的位置向他招手,然後他們會一起走完到部室的那段路。


他們偶爾並肩、偶爾木兔在前方大聲嚷嚷惹得睡意朦朧的赤葦皺起眉嫌他吵,幸好早上的時候人都不多,赤葦想,這樣他的喜歡才不會有人聽見。


「赤—葦——」


「什麼事嗎。」


「今天也喜歡你!」


「謝謝。」赤葦眨了眨眼連頭也沒回地接著說,「今天的份已經說完了就該去晨練了喔,木兔學長。」


「赤葦好冷淡!木兔學長心受傷了覺得今天打不了球了啊!」


「啊是嗎。本來今天想跟學長練直線的,既然不行就算了吧。」


「啊?!不行不行赤葦要陪我練直線!」赤葦敷衍著說好啦好啦一邊推著木兔走出部室,儘管這樣的對話已經重複了好幾次他仍是會在強行終止時鬆一口氣。

幸好只要一提到排球木兔便會把原先的話題拋在腦後,對於木兔是排球笨蛋這件事他不曉得由衷地感謝多少次。


今天的份已經說完了,赤葦在心裡默念著;他每天聽竟然沒有一次心動,到底是他太木頭還是木兔的告白太過頻繁到了如同早安那樣的程度,到頭來說會對他告白根本就不是件正確的事吧。

赤葦用力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後重複了好幾次換氣的動作,腦袋逐漸能夠冷靜思考,往好處想,至少今天的份已經說完了。


每天都要和他告白這件事到底是從什時候開始,又哪一天能迎來句點,他一點都沒有頭緒。

不討厭木兔,卻不曉得什麼叫作喜歡,這樣的話隨便接受木兔的告白他遲早會因為良心不安而無法直視對方。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像對方那樣輕易地說出喜歡,這個問題就和他什麼時候才能體會到喜歡是什麼感覺一樣無解吧。




「現在開始跑體育館五圈——」




*


木葉蹲坐在球場一旁,下午進行的三對三練習正好輪到他休息,在場上的是木兔跟赤葦,木葉挑了挑眉,難怪木兔比平時更吵上幾分。


對面的一年級都要被嚇哭啦。他搖了搖頭,一旁的小見湊近他看了一眼瞭然地笑了笑,他們早習慣了。

木兔搭著赤葦的肩膀,以一個幾近擁抱的姿勢歡呼,赤葦敷衍了幾句打算推開對方,但木兔的話語又讓他慢了幾拍,視線恰巧與休息區的木葉對上。


「果然還是最喜歡赤葦了啊——!」



「出現啦——木兔的最喜歡赤葦攻勢。」木葉壞笑著瞇起眼眸,並沒有漏視線擦肩而過時一閃而逝的動搖,木兔的喜歡十次有十次是不經大腦便脫口而出;而赤葦在十次喜歡當中會有三成是動搖的,那代表他並不完全將木兔的話當作耳邊風,也等同於間接認同木兔的告白是有用的——雖然久了會不會習慣也是個問題。


「那是什麼啊?」


「嗯——看我們冷靜的後輩哪天會臉紅的攻勢?」木葉揚了揚手,往赤葦的方向瞟了一眼,不意外地收到對方有些無奈的眼神,眉頭淺淺地皺起。



「……木葉學長、」


「啊不好不好かおり剛剛好像有找我,先閃啦。」



狐狸一樣的人啊,赤葦在心裡腹誹道,他喘了口氣,臉部表情依舊是平時的撲克臉,會察覺眼神的也只有木葉罷了。


「赤葦?」


「沒事,請不要在意。」今天的份已經說完了嗎,赤葦並沒有向木兔確認,只是默默在心中的記事本上又槓上一筆。



「繼續練習吧。」



*



木兔雙眼失神地看著眼前的炒麵麵包,以彷彿在吃索然無味的白吐司似的心情反覆咀嚼,嘴巴開開合合地好像忘了怎麼呼吸的金魚。


「……木葉、」


「喔、喔。」


「你覺得為什麼赤葦不願意接受我啊?」


「噗——原來你一直是認真的啊?!」咬著飲料吸管的木葉沒忍住把尚未嚥下的柳橙汁一口氣噴出,又連嗆了好幾下。


「木葉好髒!當然是認真的啊!」


「不是吧……所以你每次說喜歡都不是開玩笑?」


「我很認真地在告白!」


「你每天都這樣,也難怪赤葦不接受你。」彷彿看見貓頭鷹的鬢角低低地垂落,整個人趴在桌上的木兔看起來很是消沉,木葉開始思考方才的表達方式對於單細胞來說是否殺傷力太大。


話說這樣講真的有聽進去嗎。木葉換了個姿勢坐到木兔的面前,用力地從木兔頭上敲下去。



「痛……!」


「你別看赤葦在場上那樣,其實他也算是大木頭等級的遲鈍了。」



「那到底要怎麼樣赤葦才會接受我嘛!」木兔猛地站起身差點使他們的頭對撞,不適合他的煩悶似乎因為這句話有了消散的跡象,但眉頭仍然揪在一塊,最後幾乎是豁出去的吼了出來。

霎那間視線唰唰唰地集中到他們倆身上,空氣中的溫度似乎降到冰點;在一片死寂中木兔緩慢地坐了下來,宛如猛禽類閃著亮光的雙眸掃過周圍人群,那些視線又像什麼也沒發生似地轉回去了。



木兔和木葉對視片刻,後者思索了一陣後漾開一抹狡黠的笑容,「我想到一個辦法可以幫你了,要不要試試看?」


他們互相擊掌。



*



冷空氣鑽進圍巾和頸間的空隙,赤葦往上拉了拉圍巾讓一大半的臉被包覆,方才呼出的氣染上一抹白,過沒多久便化成白煙融進空氣當中。

明明合宿時一起看的夏季大三角都像昨天的事情一樣啊。


轉眼間就到了這個時候,赤葦忍不住停下腳步想。春高的序幕正近在眼前,既然開始了勢必迎來結束,即便是最後一次和他們站在同個球場上的機會同樣如此。


還有多少時間可以像這樣待在離這個人最近的位置;還有多少次可以看見宛如貓頭鷹展開羽翼飛翔於球場,以幾乎令人屏息的滯空姿勢將球擊落在地的身影;而他還能夠和木兔並肩而行渡過的季節又剩下多少個。


當下一個冬天到來之際,這個身份也不再會重疊了。


木兔的腳步跨的很大,在他停下腳步後他們之間便拉開一段距離。木兔的外套被風吹得微微掀起,來回搖晃,一眨眼就要看不見,他只能伸長手試著捉住。

指尖在擦過外套的一角用力地攥緊,木兔轉過身來看向他,金黃色的瞳眸筆直地像是要穿透他的虹膜,他們之間又回到最初並排而行的距離。


令人再熟悉不過的距離。



他撞見女孩和木兔告白的那天,他第一次聽見木兔對其他人說喜歡。他沒有逃開,在門外完整地聽完整個告白,女孩離開前在他面前停下,帶著疑問的語氣喊了他的名字。

赤葦納悶地應了聲是,那之後對方瞭然地笑了笑,沒頭沒尾地拋下一句話便跑遠了。



「──他說他只喜歡一個、叫做赤葦的人。」




「木兔學長、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



「如果對象是赤葦的話,大概是每天都想看到你笑、想跟你一起打排球、想一直跟你在一起、看到你就會很開心,」木兔頓了頓接著補充道,「沒事就會想你在做什麼啊、有沒有在笑之類的。」



「其實木兔學長你喜歡的根本是排球吧。」



「才沒有!我喜歡的真的是你啦赤葦!」


赤葦裝作若無其事地收回揪著衣擺的手,他笑了笑回木兔一聲是,深色眸子裡滿滿的笑意看的木兔跟著臉紅起來,撇過頭後還是用眼角餘光瞄了他一眼,賭氣似的抓著他的手向前跑了起來。



「等、木兔學長!」



「不知道啦就是喜歡你啦!」



木兔光太郎的喜歡悄悄地在他心裡的一塊地種下種子,匯集了他每句喜歡的點點滴滴,在他的心底埋了根。直到種子開始發芽變得益發茁壯時,赤葦京治會真正將喜歡說出口,用全身去感受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去對木兔說出他也喜歡他。









終わり





生日快樂。

日本時間雖然過了不過還是有趕上,這已經是我唯一能為你做到的事了啊(笑

謝謝你、誕生在這個世上,要幸福喔。



其餘廢話走噗浪(oゝω・o)


2016.12.05

评论 ( 2 )
热度 ( 83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