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岩及|指上傳情【819賀文】

819賀文。


◆◇◆


「哎、小岩你真的會那個女生在一起嗎。」


「什麼女⋯⋯你說中午那個?」

及川點了點頭,只露出半邊臉、嘴噘得老高,像是恨不得讓岩泉一知道他的不滿。

「垃圾川你腦子進水啊。」

「吼!小岩你又罵我!」

「我只是陳述事實。」岩泉一說,抬手便朝及川徹的頭一扇,扇完再拿著什麼往人臉上貼過去,「想太多,你腦袋只裝這些嗎?」


「很痛欸——哪有這樣打完人再給藥的啊!」


「閉嘴吃你的牛奶麵包。」

 

他扯了扯嘴角笑出聲,岩泉一就是這樣,言語上表達不來的情緒,到了他那就能被消化成國中生的幼稚又直接的話,然後岩泉一會隨便做些什麼,於是掀起波瀾的心湖須臾間靜如止水。

 

「今天我去還是你來?」岩泉一問。

 

每個月固定有一天,他們會到對方家過夜。從他們開始玩在一起的時候就是如此,要說有什麼差別的話,只是從隨興而至到上了高中後頻率縮減到一個月一次——偶爾突然的造訪也不是沒有就是了。

 

「你來吧。」及川徹說,手上的麵包三兩下塞進嘴裡,漫不經心甩著鑰匙,「⋯⋯我家今天沒人。」

 

準備回家的時候,好幾個路燈已經亮起了。天色是藍灰色的,最底部還殘留著些微夕陽餘暉,一下便渲染成相同的色調。

 

有人默默嘆了口氣,違和感散佈在空氣中,感受到的卻只有他。也是啦,及川徹自嘲地扯了扯嘴角想,誰叫先喜歡上的人是他呢。

 

*

 

已經無暇顧及是誰先提議要看恐怖片的了。

及川的房間沒有電視,於是他們將陣地轉移到客廳,就如他所說,及川的爸爸出差了、媽媽回娘家看生病的祖母,倘若今天不是定期住宿的日子,及川徹將孑然一身渡過整個夜晚。

 

「也說不定耐不住寂寞的話就會去找小岩啦。」他小小聲說。

 

「喂、認真看。」岩泉回他。

 

緊張感蹭蹭蹭地上升,為了營造氣氛他們把燈都關了,徒留電視螢幕帶著些許涼意的光亮。電影正接近高潮,現在是鬼要正式出場的地方,他們看的是外國片,及川的英文不算壞,但整部片他只記得不斷尖叫的女主角,台詞根本進不了他的腦袋。細微的動作音效透過音響放大好幾倍後也能穿透耳膜,連腳步聲都令人身歷其境;指甲用力地幾乎能嵌進抱枕,他使勁緊抓抱枕,忍不住往岩泉一湊近。

冷氣是不是開得太強了。憑什麼小岩看起來一點問題也沒有。

簡直是虐待自己,到底誰說要看恐怖片的。

 

啪唰。

 

「小岩啊啊啊!」「⋯⋯靠,停電?」

 

停電的瞬間正好是精彩畫面,衝出來的瞬間畫面黑了整個空間也黑了,情急之下也顧不得那麼多,他抓住岩泉一的手,整個人只差沒跳到他身上了。

 

花了幾分鍾適應黑暗,就等同於花了幾分鍾以一個近乎擁抱的姿勢貼在岩泉一身上。及川眨了眨眼,若無其事地鬆開手,抓著抱枕蜷縮成一顆球,身體還是止不住顫抖,勉強打著哈哈說「停電了耶」。


「是啊,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好。」


黑暗的空間他只能看見岩泉一的臉,在朦朧之中伸手碰了碰,就算碰到一些什麼也歸咎在停電上吧。去你的停電。

及川徹暗暗罵了聲,這種情況下到底該高興還是沮喪呢。再也不看恐怖片了,他想,看一看就停電是靈異事件吧。有個東西抵著唇,準確地壓在嘴邊,感覺不出實體的模樣、看也看不出什麼,及川偏頭想了想張嘴咬下,聽見那人吃痛地嘶了聲。

 

「你屬老鼠?」


「⋯⋯啊?抱歉、咦,那小岩你幹嘛伸過來啦!」


「我以為是臉。」

 

什麼啊,他笑出聲,幸好岩泉看不清他的臉,也就不會發覺他泛紅的耳根。

 

這麼想咬不如吃這個,岩泉摸黑遞了什麼給他,記得他們在開始看片前擺了一桌的零食,一路提心吊膽導致他一項都沒碰,一旁的岩泉也差不多。

他咬了一小口,甜膩的味道便充滿口中,外層吃起來像餅乾,舔了舔偏中央的部分,滑順的口感在舌尖融化,是奶油。及川微微睜大了眼,所以這是泡芙囉。

默默地吃完了整顆泡芙,電還是沒有來,喀滋喀滋的聲音傳了過來,他回過頭去看,又差點被嚇個半死。

岩泉一拿著手機照著桌上的零食,強烈白光打在臉上簡直像活脫脫的鬼,短暫驚嚇過後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小岩你在幹嘛啦——」及川笑說,為什麼在一臉正經的吃餅乾啊,他接過對方的手機調成攝影模式,用自己的手機打光來自拍。

因為拍照的關係,他們挨得很近,一轉頭就能不小心擦到對方的臉龐,或是身體任何一處。於是他摸黑在對方臉上啄了下,像是羽毛搔刮似的不帶一絲眷戀。岩泉一還來不及反應過來那是什麼,對方就猛地拉開一段距離,把自己縮成一顆球,像是一不留心就要埋沒在黑暗當中。


 

「那是手指,」及川徹說,「是我的手。」




終わり


819日快樂!!!

评论 ( 2 )
热度 ( 57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