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cause of my europhia."

兔赤│What I Really Want

*


28比30。

深藍色圓珠筆的筆尖輕輕地劃過A4白紙,墨水在紙面遊走,赤葦的字一向不拖泥帶水,工整、具有美感,很有赤葦的特色。
木兔光太郎說過,他很喜歡他的字。

更喜歡寫出字的那雙手。



思緒跑遠了。

情緒和思緒跟著那些困擾著他許久的煩躁手牽手離家出走,赤葦心不在焉地開始在部活日誌上寫寫畫畫,寫著寫著他便停下書寫的動作,回想起那些比賽的細節。

沒能救到的那顆球、好不容易突破對方攔網的關鍵一球、被打手出界的那顆球、他全都記得。
他托出去的每一球在哪一個落點、哪一個位置落下。


而今天他終於不用再待在這個充滿違和感的部室裡了。赤葦用力地吸了口氣,然後像是要把長久以來累積的疲勞和著氧氣跟二氧化碳都一併吐出似的,來回重複著呼氣跟吐氣。
縈繞的異樣感怎樣都不願離去,空氣裡瀰漫的壓迫感奇妙的和安心感並存,各處仍然遺落他們的氣息,靜靜地被收藏在置物櫃的他的制服,寫過一本又一本的部活日誌。

這間部室有太多他的情感寄託,多到他覺得再多待在這裡一秒也會覺得痛苦。

以前幫木兔寫日誌的時候怎麼就不覺得這裡這麼空蕩。


——門板被推開、喀咚一聲。


怎麼就一點也沒有發覺、這張椅子原本就不是兩個人坐的呢。


「——喲。」


他連猶豫都省去了。在聽到熟悉的聲線傳來就急忙尋找聲源,向門口望去,張了張唇,然後兩片嘴唇上下開合發出幾個狀聲詞,最後挨著沉默咬緊下脣。

沉寂太久的心湖正激起一波漣漪,混亂相互拉扯試圖釐清現況,卻什麼也沒能明白。
也許只不過是他腦袋裏重複過上百次的其中一次不小心被誰按到播放而已,赤葦心想,然而仍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開口確認:「……木兔學長?」


「嗯!赤葦好久不見!」


「怎麼、會在這……」他的視線終於能在木兔光太郎的身上聚焦,而滲進空氣裡的壓迫感在頃那間煙消雲散,赤葦才真正察覺那份違和感是從何而來。

他的前方已經不再是他們可靠的背影了。
他站在他們以前的位置,發現那裡一樣空無一物,徒留他一個人,要去成為梟谷隊上令所有人心安的背後。



「今天的比賽打得很不錯嘛,很厲害啊!」


「哎、木兔學長有來嗎?」


「這不是帶得很好嘛!我就說你一定沒問題吧?」木兔得意地笑了一聲,大手一把揉亂他的髮絲。赤葦試著掙開木兔的手,但一個力量3要怎麼贏得了力量5啊,他嘆了口氣後徒勞地垂下肩膀。

明明是想反駁的,沒有他們的他根本什麼都不是,他根本遠遠不及他們當初領著他踏入的那份強大,而眼角酸得發疼讓話語哽在喉嚨裡,什麼也沒能說出口。


「對這麼努力的赤葦同學呢,木兔學長有個獎賞要給他喔。」


「哈?等、什……」語尾尚未敲下句點,剩餘的話語被對方過於灼熱的溫度包覆,赤葦發現他落入一個擁抱裡。



「已經做得很好了喔,赤葦。」



木兔的聲音極其輕柔地令人想哭,頭頂被拍了幾下,像是安撫孩子那樣的,他聽見木兔說,「所以呢、現在可以用力地哭也沒關係的。」


眼眶再也無法負荷淚水的重量,赤葦斷斷續續地哭了起來,那些悔恨那些他沒能替他們完成的事情,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能因為這句話而一筆勾銷。


啊啊,到頭來他也只是希望有人可以告訴他「已經做得很好了」而已啊。



單純地、希望能被木兔光太郎瞭解罷了。





終わり


後記可能有點多介意的話可以先跳過><

謝謝大家的愛心跟評論,這個地方也默默地快要50粉了真是萬分感謝。

今後也會不辜負大家期待寫很多的兔赤的,目前除了待動工的24hr以外我又不怕死的開了一個坑,若沒有意外的話寫完就會放出了~

24hr基於設定上的問題和我自己想法上的差異所以想要整篇砍掉,暫時不會更新。第一篇也會刪掉。

到時候會放上新的版本,再次謝謝看到這裡的人。


评论 ( 2 )
热度 ( 52 )

© 群青日和 | Powered by LOFTER